您的位置:知心小说 > 玄幻魔法 > 摘仙令 > 第三七八章 黄泉禁地

《摘仙令》 第三七八章 黄泉禁地

    知心小说:zxxsz.net

    宁知意回黄泉禁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https://zwxsz.net 大优惠(领淘宝优惠券)

    她家唯一的娃儿被裹进了天渡境,想找到天渡境,就只能从混沌巨魔人那里想办法,那是他们的秘地。

    宁家老祖与陆望能成朋友,还要从黄泉禁地说起,如果祖宗手扎所书没错的话,混沌巨魔人的其中一处休养之所,就隐在这黄泉禁地。

    她要找到他们,只有找到他们,才能找到天渡境。

    虽然人人都说她家小丫头是天道的亲闺女,虽然她也不否认,小丫头的运气不错,可那是天渡境啊!

    远古凶兽聚集的地方,结丹小修如何过活?

    在风门那里绝了进天渡境的路后,宁知意几乎就呆在黄泉禁地,查陆望和祖辈没有查清的事。

    此时的她,完全不知道,她辛苦要找的人,正在往黄泉禁地来。

    不过,她还没迎来陆灵蹊,倒是先迎来了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神水宫芙晚宫主。

    “你不是黄泉禁地里自生的大阴鬼?”芙晚隐在暗中,已经瞄她好几天了,“说吧,到这里找什么?”

    “我找什么,都跟神水宫无关吧?”

    宁知意把手上的几块石头扔出去,“宫主这般盯着我,是不是有些过了?”

    “阁下可称鬼王中的鬼王。”芙晚宫主道:“四个月前的鬼城事件,别跟我说,你一点也不知道。”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宁知意冷哼一声,“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各自为之,天之道也。鬼城里的鬼,保他们自个的家园,杀那些闯进鬼城,希想他们魂珠的人,阁下觉得有错?”

    “”

    芙晚的眉头一蹙,她感觉这个曾经非常想走上道的鬼修,现在的心情很不美妙。

    保自个的家园没错,但话不是这样说的。

    世间生灵,人族更为得天独厚。

    大家生来就是天道厚爱的人身,而那些妖族、灵族甚至这里的鬼,修行一辈子,最终的目标可能只是化为人。

    他们的起点,是人家的终点。

    芙晚沉默一瞬,“阁下是要以鬼王的立场,对待人族吗?”

    “呵呵!”宁知意皮笑肉不笑,“难道道友以为,我应该以人修的视角,看待这里的同类?”

    她正在交好鬼城里的那些鬼王,想从他们那里,知道黄泉禁地的某些秘密。

    相比于她这个外来的鬼,鬼城那里的那些本地鬼,应该熟知他们所居之地的所有秘密。

    如果混沌巨魔人曾在这里出没过,他们没道理一点也不知道。

    “远古时,曾经的混沌巨魔人自认是天之子,说什么,天生万物以养人,结果,天地大变,他们就被淘汰出去了。”

    宁知意知道,这里不仅有芙晚,还有两个拥有特别神通的小鬼,“现在,宫主是不是也要说人族是天之子,天生万物就应该养人?”

    “”

    芙晚没料到,当初那个避她不及的家伙,现在居然如此咄咄逼人。

    “人族是不是天之子,你说没用,我说也没用。”

    她避开这个犀利且无解的问题,“我是神水宫宫主,神水宫负有看守黄泉禁地之责,在这个范围之内,他们怎么闹,我们不管,但是,现下正值修真联盟和七杀盟改组之机,本宫主不能不小心,让昆山界也跟着乱。”

    她盯着宁知意,“惜时道友进阶化神殊不易,还望不要自弃的好,这黄泉禁地不论什么东西,都与道友无关。”

    她这么恨不能一寸一寸寻的样子,实在太过古怪。

    神水宫立派在此,曾经的祖师,好像也是为了在这里找什么东西,或是防着什么东西。

    只是,祖师最后却一言未发,带着秘密坐化。

    “哈!难道我不是鬼吗?”

    宁知意说这话的时候,身体突然化虚。

    她没有线索的在这里找混沌巨魔族,本就找得心烦意乱,现在还要被这个根本没得罪的宫主盯着,实在没耐烦。

    既然示弱也不管用,那大家就手底下见真章。

    正好也让黄泉禁地里的鬼王们看看,他们不敢打的架,她是不是敢。

    宁知意正要出手,突然若有所感,望向某一方向。

    刚怀上陆信的时候,她就在他的血脉神魂之中种下子息护魂术,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后人,还是为了能更方便的寻到他们。

    因为它,她才一直不惜灵力地保着自己的肉身。

    但现在她感觉到什么了?

    陆永芳和陆懔是出不来的,只能是林蹊。

    可是她不是在天渡境吗?

    难不成,她耽搁在这里寻她的时候,天渡境里的人已经回来了?

    芙晚已经做好某人出手的准备,可是,她准备好了,人家却又不动了,算怎么回事?

    她的神识随宁知意的一起,向黄泉禁地外延伸出去,却发现一个结丹期的女修,正在禁地外,点燃特制的长明灯。

    黄泉禁地永远属于极夜,所有进来的修士,基本都会在神水宫坊市买一个不会被阴鬼吹灭的长明灯。

    这女修

    芙晚宫主的眉头蹙了蹙,没有主动出手。

    神水宫守在黄泉禁地外,不让某些以吞噬同类进阶的大阴鬼出去害人,是祖师对门人的要求。

    这惜时不曾害过人命,身上并无死怨之气,虽有诸多古怪之处,但人家因为可能要闯进来的修士停了手,她当然也要珍惜。

    “看样子道友是认识来人了?”

    芙晚试探一句,“还是她是因道友之约而来?”

    “宫主今天的话太多了。”

    宁知意的身体重新凝聚,“本人大好资质,力求上道,可不想因为跟你打架,在波及无辜后,害人害己。”

    这世界对鬼确实更苛刻。

    想要靠自己,不沾因果,力求上道的鬼修,轻易是不能沾上人命的。

    宁知意很高兴,她能借这个正当理掩饰刚才的一切,“咦?不对,宫主如此盯着我,是想把我引入下道吗?”

    “”

    芙晚轻轻吐了一口气,“我要做什么,全在道友,道友想以言语激怒于我,是没用的。”

    “也是啊!”

    林蹊回来了,她就不用再找那该死的天渡境了。

    宁知意其实更高兴能甩下这里,“那好吧,宫主既然不放心我在这里,那我们就一起走吧!”

    小丫头装神弄鬼的跑这里来,肯定是有事。

    她和芙晚在这里,太不方便了。

    宁知意转过来,要拉着芙晚走了,“听说你们神水宫的泽泉每年三月,都会喷出一点神孚水,怎么样,看在我也算你邻居的份上,用你的神孚水,泡一点茶请我喝一杯,不为过吧?”

    真是不要脸!

    芙晚拂袖,“神孚水乃炼丹制药之神水,你要用它喝茶?”

    她都没那般暴敛天物过呢。

    “你想力求上道,暴敛天物也算罪吧?”

    “这也算罪吗?”

    宁知意瞠目,“舍不得就是舍不得,别装了,神孚水喝不成,那我到你家,喝一杯你随意待客的茶总行吧?”

    “你?”

    “你什么你?我就是突然想通了,不想跟你打架。”

    宁知意知道神水宫的人虽然喜欢装,可是相比于修仙界的某些人,底线还要高些,“你老担心我在这里干坏事,放弃我自己的大好资质,那我就给你了解我的机会,怎么?又不想要?”

    “”

    什么话都让她说了,芙晚宫主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那就请吧!”

    她无奈做了个请的手式。

    相比于外面那个好奇四处观望的结丹小修,当然是惜时这个化神鬼修更重要。

    套套话,也许她们能彼此印证这里的秘密呢。

    “神水宫欢迎一切走上道,以己身修炼的鬼修。”

    两人修为高绝,走得无声无息,持着长明灯的陆灵蹊,压根就没感觉到。

    神水宫不支持大家再入黄泉禁地,正好方便她找混沌巨魔人的所谓崎山秘地呢。

    那地方,可不能让人知道了。

    陆灵蹊希望,大家能在各自的世界,各自安好,谁也不打搅谁。

    她一边点着灯,一边慢慢往里面探去。

    按季鞅的玉简所说,崎山秘地是以石头的形式,埋在黄泉禁地的望川河某处。

    那里都是缺魂少魄的小鬼,浑浑噩噩的一日又一日地在望川河中随着阴气流淌。

    每年的七月七,被阴气滋养稍有所成的小鬼,都会随着地府大门重入轮回。

    而不甘心入轮回的鬼们,要么自己爬出来,要么在里面凶性大发吞噬别的残魂残魄,但那样做的后果,基本都会被望川河甩出去。

    至于望川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功能,自古至今,无人能知。

    所以,在陆灵蹊看来,崎山秘地如果当年没被发现的话,现在应该是安好的。

    她是在正午的时候进来的,照那位茶知事所说,只要在午夜前不乱闯,不大开杀戒,提前布下烈阳阵,一般的小鬼,是不敢找她麻烦的。

    她不怕一般的小鬼。

    正常是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只有那些靠吞噬成就鬼王的大阴鬼,才会天生的把修士血肉神魂,当成晋阶的灵丹妙药。

    那种鬼,才会有魂丹。

    到底谁是谁的灵丹妙药,只看谁的手段更高了。

    长明灯能照到十丈以内的所有鬼魂,他们虚虚的身体,飘飘忽忽,都在尽量躲着光明。

    陆灵蹊看到一个避之不及,缺了一条腿,单腿蹦的老鬼,他努力蹦离的样子,显得极为可怜。

    她严重怀疑,她若是走快点,他一个不小心,就会在这里狠狠摔上一跤。

    这黄泉禁地,可不同于外面,鬼在这里摔了,一样会感觉疼的。

    陆灵蹊放慢了脚步,让害怕光明的普通鬼们有时间避开。

    代表崎山秘地的那块石头,埋在望川河最西端,偏她进来的是东面。

    陆灵蹊没打算跟这里的大阴鬼斗法,对他们的魂珠也不感兴趣,只是

    别的鬼都在避着她,有多远跑多远,长明灯所及的地方,却始终有两个青面鬼,在跟着她。

    那幽幽的眼睛,好像始终在盯着她,带着一种说不得的畏惧和渴望。

    陆灵蹊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两个小鬼的身体虽然比其他鬼魂看着凝实一些,但观其行动的样子,明显还处于炼气期。

    “滚!”

    别人没动手前,她不想动手。

    结丹修士的威压,随着声音瞬息而下。

    如果只是普通的怨鬼,肯定要被她吓住,滚开些。

    但如果是某一大阴鬼的小卒

    两个青面小鬼确实被她吓了一大跳,急急忙忙隐入长明灯不及的地方后,却哭了出来。

    “啊啊啊”

    “呜呜呜”

    “我死的好惨啊!好惨啊”

    变了调的鬼哭之声,几乎在两个小鬼叫出后,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数,“陪我头,陪我身,陪我心,陪我眼”

    一声声的哭叫,到最后已经变成了恶狠狠。

    陆灵蹊知道,是某一大阴鬼出现了。

    能御使这么多小鬼的大阴鬼,一定是等阶不低的鬼王。

    叮!

    陆灵蹊不想惊动神水宫,砍了无数阴煞的厚背大刀,非常干脆地拎在手上。

    众鬼哭声为之一停。

    厚背大刀上的杀气对他们来说有如实质。

    “啊啊啊,我死的好惨,好惨啊!”

    这一次的变调鬼哭,明显只是一个鬼的了。

    陆灵蹊一手拎着刀,一手把长明灯挂在了腰上,加快速度往望川河去。

    只要到了望川河,鬼王再厉害,也得受制于望川河,在岸上干瞪眼。

    此时,普通的小鬼,早在鬼王出洞的时候,有多远跑多远了,周围尽是走下道的怨鬼。

    相比于吞噬普通的小鬼,当然还是修士的身肉神魂更香,更容易让他们进阶。

    “好惨,好惨”

    好像带着铁链拖拽的声音,随着‘好惨’两个字,越来越近了。

    “鬼有鬼道,人有人路。”

    身材魁梧的鬼王终于到了跟前,他有一双狭长的凤眼,披散着头发,虽然身体只是影子,可陆灵蹊却好像看到他身前的狼狈,隐隐的血迹在眼前,似乎真要化红了。

    “你入了我的鬼道。”他挡在前面,声调忽高忽低,“那就来陪我吧!”

    “陪我陪我”

    四方鬼声随同附合。

    妙书屋

    知心小说:zxxsz.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