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玄幻 > 天赋逆变 > 第二章

天赋逆变 第二章

作者:给我十元钱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2-10 00:01:38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这是隔壁茶楼的侄子吗?”王夫人瞧见了冒出来的姬旅,向龙湘询问道。

龙湘嘴角微微上扬,点头道:“是的。”说着伸手朝姬旅挥了挥让他过来跟人打招呼。

姬旅正愣神的看着王清朵,忽然余光瞟见龙湘的动作,一激灵赶紧跑了过去鞠躬道:“夫人好。”

王夫人乐呵呵的对他笑笑,倒是龙湘和白英环有些诧异,姬旅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姬旅裂开嘴笑,格外讨喜,目光却时不时瞥向王清朵,忽然想起什么,扭头就往屋后跑去。

王清朵被他瞧的粉脸泛红,见他离开正松了一口气,姬旅又从屋后跑了出来,一手拿着一碟点心,放到王清朵面前,“给你吃。”说着又往屋后跑去。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最后一碟点心,刚出来就被白英环揪住耳朵,不忿道:“你小子怎么突然转了性了,也没见你对姐姐这么好过。”

“胡说胡说,”姬旅连忙辩解,白英环手里力气不大,只是着急,腾出一只手乱挥乱打,“快放开我。”

白英环见他乱打一气,可没留力气,于是赶紧放开手让他去送点心。

姬旅得脱,又把点心放在王清朵的面前,而且往前推了推,热忱道:“给你吃,都给你。”

王清朵低着头,双颊绯红。

两个大人只是笑看,王夫人还伸手摸摸姬旅的脑袋。

“夫人,你也吃。”姬旅乖巧的对王夫人说道。

白英环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入夜,姬旅吃过晚饭,便要随同冯嘉前往陈丰的武馆。

龙湘本就和姬齐是旧相识,一起来到余安城,吃饭也都在一起,饭桌上不免说到姬旅今日的行为,加上白英环添油加醋,惹得众人大笑。

陈丰的武馆在城西,冯嘉牵着姬旅的手走着,天黑的时候雨停了,城里归家往来的人多了许多,王达明正好顺路去取东西,也就跟着去了。

“真的想练武吗?”冯嘉淡淡的问道。

“想,”姬旅想起了下午的遭遇,又变得气呼呼的,“我今天怎么打也打不过那小子!”

“哦?”冯嘉奇道,“为什么呢?”

“以前我打架,我都赢的,有些那么高那么壮的都打不过我。”姬旅说着踮起脚用手比划。

“嗯?”冯嘉和王达明都惊了一下,随即笑笑,只当他是吹嘘自己,王达明敷衍道,“你可真厉害。”

姬旅扬起脑袋得意的哼了一声。

王达明暗笑,问道:“今日呢?”

“今天那个人比我还瘦,可是我怎么跟他打都打不过,打他他也不疼,打我我就倒了。”姬旅又怒又疑。

冯嘉皱了皱眉,问道:“是谁家孩子?”

“不认识,”姬旅摇摇头,“今天第一次来,跟小兔来的,小兔打不过我,让他来找场子。”

冯嘉哑然失笑,都是孩子,打闹而已,他们都知道,只是‘找场子’的说法让他觉得好笑。

“冯叔你别笑,”姬旅急道,“我又没骗你。”

“好好好,”冯嘉赶紧表态,“没事,去练武,练了之后找回场子。”

冯嘉心里产生一丝异样感,若是真如他所说,怕是有人弄错了某些事。

“小兔是哪个?”王达明问道。

“小兔就是东街米铺的孩子,他姓涂,我们叫他小兔,还有姓杨的两个是大羊小羊,还有小牛小马,姓胡的我们叫他小虎。”姬旅认真的给解释道。

“那你是小鸡……嗯……”王达明问道,“……吧?”

姬旅挣开冯嘉的手抬脚往王达明小腿踢了一脚,气道:“我叫你小王八你开心吗?谁会用这样的称号?”

王达明哈哈大笑,问道:“不开心不开心,那叫你啥?”说完发觉小腿被踢的着实有些疼,伸手揉了揉。

“因为经常说起我就加个‘吧’字,后来我就不让他们叫我小鸡了,”姬旅说道,“我让他们叫我小驴。”

王达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冯嘉问道:“这有更好吗?”

姬旅一人白了一眼,说道:“我有什么办法,名字就这两个字。”

在三人的闲聊中,一起走到了火耳武馆门口,王达明还要往前,便离开了。

武馆门口两个硕大的石狮子,在灯笼的微弱光芒下格外的凶狠,夜色下栩栩如生,猛兽仿佛要随时扑向来犯者。

门口有一个陈丰的徒弟,看到两人便问来有什么事,姬旅只顾着看两只石狮子,冯嘉说明来意,那个徒弟懒懒散散的前去通报。

两人都没在意,姬旅拉了拉冯嘉袖子,说道:“这大狮子,我们店门口怎么不放几个?”

冯嘉心头一惊,这话要是给姬齐听见,还真得弄两个来,说道:“我们是茶楼,放这个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放两个多威风啊?”姬旅不悦道。

冯嘉眼珠子一转,说道:“如果你弄两个,陈丰师傅一看你这是要自立门户啊,肯定就不能教你练武了。”

“有道理!”姬旅认真点头,“等武练好了再弄!”

冯嘉翻了个白眼,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时候门里传来动静。

“冯先生,哈哈哈,”门里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冯嘉满脸惊恐的拱手行礼,答道:“不敢当,怎敢劳烦陈老亲自迎接。”

姬旅也看到了他,茶楼里匆匆见过几次,两鬓花白,和冯嘉差不多高,但是很壮实,古铜色皮肤,目中有精光,全无老态。在冯嘉提醒下才想起该行礼,于是学着冯嘉的样子拱手。

陈丰好奇的看了一眼在旁边的姬旅,对他招招手,然后挽起冯嘉的手,两人一同走进大门,前往大厅。

姬旅跟在后面,踏进门槛,先前那个通报的徒弟不敢出声,陈丰一共没去过几次客至茶楼,也没听过有什么交集,怎么会如此热情对待,赶紧对里面要好的师弟示意,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有眼色的弟子早已经迎了上去,却听陈丰说道:“小旅快来,你们谁去弄些点心来。”

“诶,来了。”姬旅正好奇的看着院子中各种刀枪剑戟石锁木桩,听见喊自己赶紧跑了过去。

宾主坐定,自有人沏茶奉上,陈丰感叹道:“你家就是只能喝些茶,啥时候有酒啊?我一定常去。”

冯嘉苦笑,答道:“厨子的菜没想好,酒酿了掌柜说年限不够。”

陈丰抚掌叹道:“可惜可惜。”

“等酒开封,一定给陈老先送来。”冯嘉认真道。

陈丰哈哈大笑:“放心,我闻着酒香肯定第一个到。”

点心端来,陈丰才问道:“今日有何吩咐?”

“是这样,这孩子嚷嚷着要习武,掌柜的拗不过,于是让我带他来贵处,问问陈老可否劳烦指点一二,成不了修者权当锻炼身体。”冯嘉说着起身拱手欲行礼,被陈丰托住。

“哪敢说劳烦,樊掌柜吩咐,在所不辞。”陈丰笑着答道,算是答应了下来。

冯嘉赶紧称谢,又道:“这孩子顽劣不堪,恐怕要陈老多费心。”

“无妨,只要你们别心疼孩子,到时候来问罪我可担不起。”陈丰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又聊了一会儿,约定了择日拜师,冯嘉带着姬旅起身告辞,陈丰送至门外,才算作别。

翌日,姬齐带着姬旅去了书院,说是决定弃文从武,今后不来听杨先生说圣贤书了。

那杨先生如蒙大赦,喜难自胜,装着痛心疾首道:“入了下乘,不读圣贤书入了下乘,嘿嘿嘿嘿。”只是憋不住笑嘴角抽搐。

姬齐咳嗽了一声,两人便告辞离开了。

这一天杨先生没有惩罚淘气和背不出书的孩子,大家都以为先生中了邪。

下午的时候,姬旅又跑到了孩子们聚集打架的小巷子,找到小兔一把揪住,厉声道:“我要去练武了,等我练好陈师傅的本事,你再把那个人叫来。”

小兔当然不肯示弱,努力的挺起胸膛,色厉内荏大叫:“你只管去学,我到时候让他来收拾你。”

姬旅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在众人的目光下头一回便走了。

孩子们先是沉默,然后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

“他要是去练武,我们不是更打不过他们了吗?”

“没事,让小兔找鹰兄弟来。”

有人问小兔:“他还会来帮你吗?”

小兔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没说话,低着头。

正巧杨忠信在此经过,目睹了全程,瞧得乐呵,见那小兔隐忍心中有些好奇。

孩子们也疑惑的看着小兔,等待着他的回应。

“哇,”小兔被问了几句,大哭起来,“妈妈他又欺负我。”边说边往家的方向跑去。

留下一众孩子大眼瞪小眼,纷纷露出果然还是如此的表情。

杨忠信挠了挠头悄悄离开。

姬旅蹦蹦跳跳的回到茶楼,打了招呼,又从后院进了胭脂铺。

“又来了,今天人家可不一定来呢?”白英环一见到他便开始挤兑起来。

两人斗了一会儿嘴,姬旅落了下风,才说道:“我是来找龙婶婶的,才不理你。”

“去去去,懒得理你。”白英环心情大好,自顾自整理柜子去了。

姬旅悄悄对着她的背影吐舌头,然后来到龙湘身边:“龙婶婶,昨天你跟王夫人说得什么呀?”

龙湘疑惑:“说了什么?”

“就是清朵妹妹什么什么的?还有司马家什么什么的?”

“哟,”白英环回头打趣道,“见一面就妹妹了?再见到不是要跟人回家了?”

龙湘哈哈大笑,姬旅气急败坏的瞪了白英环一眼。

好一会儿龙湘才跟姬旅说道:“你那个妹妹有成为修者的潜质,而且天赋不低,司马家在城外的高人想要收她为徒,王夫人怕孩子要吃苦,以后也危险,舍不得她去,昨天司马家家主去了王家府上说这事,她一个普通妇人也拿不了主意,所以来找婶婶说说话。”

“修者?”姬旅低声呢喃,脑海里一下子千头万绪,又抬头道,“听说跟练武不一样是吗?”

龙湘富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点头称是。

“那跟王夫人说说,我们一起去练武呗?”姬旅试探道。

“说得孩子话,”龙湘温柔的摸着他的脑袋,“你好好练武,以后多去找她不是一样吗?”

姬旅憨笑,告辞回了茶楼,白英环对着龙湘眨眨眼,两人相视一笑。

又过几日,是个好日子,姬旅的拜师礼定在这日。

姬齐花重金在余安城最豪华的酒楼买了十坛好酒,定了桌菜。先是在武馆行礼奉茶,叩拜称徒,然后一行人移步酒楼。

陈丰带了两个徒弟,茶楼和胭脂铺的人倒是悉数到齐,整好坐满一桌。

陈丰对他们极为客气,两个徒弟都是惊讶不已。

姬旅拜师的事在城里传开,陈丰识人之明闻名已久,武馆里好些严格上来说不能算徒弟,若是好苗子,他会自己开口,否则求也没用。

杨归听随从说起,于是问了一下,有些诧异,想起了司马家家主对茶楼掌柜很客气,心中疑惑更甚。

杨忠信正好过来书房询问一些修行上的事,看他在思考,于是问道:“父亲在思考什么?”

“没什么,修行遇到问题了吗?”杨归回答道。

杨忠信点头称是,杨归忽然心中灵光一闪说道:“要不让你拜陈丰为师吧?”

杨忠信一愣,说道:“我有问题问父亲难道不好吗?”

“集思广益岂不是更美?”

“全凭父亲做主。”杨忠信答道。

解答了杨忠信的问题之后,杨归想了想露出笑意,伏案看书。

陈丰喝的酩酊大醉,十坛酒哪里够,酒楼老板见是陈丰又多卖了三坛,才喝了个尽兴。

见陈丰醉了,姬旅也就跟着龙湘他们先回去。姬齐和冯嘉两人陪着陈丰回武馆,本来是两个徒弟扶着,没想到走了几步,陈丰稍微清醒了一些,走得稳了就和姬齐冯嘉边走边聊。

走到门口,陈丰打发两个徒弟先进去,姬齐说道:“这孩子没有修者资质,怕是坏了陈老识人的名声,实在惭愧,若是不听话只管跟我说,我收拾他。”

这话冯嘉就先是不信了。

陈丰摆摆手说道:“不会不会,这孩子初看着没资质,可是后来我拉他手时用自己的能力细品,觉得只是资质太差而不是不能,但确实能成为修者,只要苦练,也许时日久些,这第一步踏进去确是没问题。”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