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武侠 > 上邪落泉 > 故识第一(其二)

上邪落泉 故识第一(其二)

作者:寒鸦渡川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2-09 22:01:50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风鼓,败叶枯枝忽的全被卷起,嶙峋的槎桠直指星幕,残剩不多的叶随风开始脱落,像是受巨大的力量指引一般,道路上裹起一团团黄尘,漫天撺掇。

道路的消失点有一簇火光渐渐显露,一人提灯,后方几人脚步沉重,行动诡异,身上都戴有沉重的枷锁,拖着一口外表奇特的棺木。有节奏的金属碰撞声让那些避让的行人频频回头。

赶尸人手中的灯火忽明忽灭,手中不时地向空中撒出一串串黄纸,低沉的嗓音从他的喉中发出,带着像是一个年过八旬的老者起身时那般的颤抖。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生人退让,喜神行路……”

封晤靠在门边背手而立,看着队伍往客栈的方向行来,苏柳在他肩后好奇地眺望。

不出多时,赶尸人已到了客栈前,封晤同栈主迎上前去。他收了铃,身后的几具走尸停止了行动。

赶尸人向二人作揖,与栈主会意之后将尸队带入屋中。走尸们靠墙齐齐站好,赶尸人从怀中取出厚厚一沓冥币,放在灯火上烧成了一滩灰烬,口中喃喃念叨着什么,众人只是远远看着并不开口打扰。赶尸人解下最后一个与棺木相接的锁扣,把它推到一边,在仔细检查走尸和棺木之上的符箓并无破漏之后,赶尸人才停下歇息。

栈主和赶尸人寒暄了几句,一看便知这老人与栈主甚是熟悉,栈主张罗出一桌小菜,请三人坐下聊天,自己退出门去。

苏柳坐在座位上很是不舒服,时不时抬眼看那些尸体,尸体几乎还是死者生前的模样,只是面容僵硬毫无血色。它们双眼闭阖,有黄色的符箓贴在脸上,虽然模样并不瘆人,但苏柳还是莫名的不安,她扯扯封晤的衣袖道:“我去外面喘口气。”踱到了屋外四下转悠。

赶尸人一面吃菜一面问:“公子找老夫是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晚辈听闻此处有一间赶尸客栈,特地等候前辈造访,还恳请前辈帮一个忙。”

“家里出了白事是吗?”赶尸人摆手道,“咱们做赶尸的有规矩,要走喜神的去当地的赶尸家族造访,不能直接来客栈。客栈是供已封魂的喜神歇息的,不可由新尸或是生魂前来惊扰。”

“那您和栈主是……?”

“我们做这行数十年了,身上的生气早就消匿了,碍不着。。”

“噢,”封晤也是第一次听说关于赶尸人的事,现在心下恍然,“不过前辈错意了,我这次来找您并不是为了白事。”

“那是何事?”

封晤启封一坛酒,分别为自己二人斟满,将其中一杯推给赶尸人,“晚辈想向您打听一个十多年前覆灭的世家,听说与前辈的赶尸一脉颇有渊源。”

赶尸人举杯的动作一顿,缓缓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代替一个朋友问的,他曾经和这家族的人有点关系。”封晤不打算直接说出目的和身份,这件事牵扯到自己的身世,还是谨慎点好。

赶尸人眯起浊黄的双眼细细打量着封晤,问道:“请问公子大名?”

“苏晤,南阳苏氏子弟。”

“苏氏……”若有所思。

封晤看赶尸人投来的目光,似是心中不信,还未待在补充一点假身份,就见他颤巍着站起身,“你别动。”

封晤依言坐好,赶尸人口中念念有词,封晤听得清却不懂其中的意思。怪了,从没听到过这样的语言,也不像是方言啊。忽然,赶尸人伸出有丝缕黑气缠绕的手指,点上了封晤的眉心。封晤看到黑气并不担心,他生平最不怕的就是这些邪气,赶尸人双目闭阖,皱纹多且深。封晤感觉眉心处微微发热,很是舒服,似是与那黑气产生了共鸣。

他的手指在发抖。他的嘴唇也在发抖。

“错不了了,错不了了……”

良久,手指才放下,封晤抬眼,只见赶尸人如遭雷击,目光呆滞,便问道:“怎么了前辈?”

“你不记得我了,可我还一直记得你啊。你的模样,你的神情都是这么的像他们……刚刚试过了,你眉心的那个无常印记是真的,错不了了,公子,错不了了。”看赶尸人突然哽咽,失魂似的口中不住念叨,,封晤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

“公子哪叫什么苏晤,应该叫封晤才对啊!”

封晤佯作不知,也震惊道:“真的吗?”

赶尸人后撤三步,尽量伸直自己的驼背,向封晤深施一礼,封晤哎呦一声,忙不迭地要扶他起身,但赶尸人僵立不动,固执地保持着这个姿势。他颤声道:“鄙名温启源,封少爷,我们赶尸一脉愿世代追随您!”

疯少爷?这个称呼倒还真适合他,他可能闹腾了。

封晤没法扶起温启源,只能无奈地道:“您这是做什么,论辈分,行礼也是由晚辈来。”说着弓起身,给温启源倒施一礼。

温启源这一惊非同小可,忙拉起封晤,大呼“使不得,使不得”。

封晤嘻嘻笑道:“早这样不就结了?要那么多礼数干嘛?”

温启源一怔,旋即叹了口气。他放下搭着封晤左肩的手,道:“少爷,有什么想知道的便问吧,只要老夫知道,都会一并告诉你。”他顿了一顿,又道,“你不用再用假身份试探老夫了。”

封晤哈哈一笑:“多谢前辈。”

温启源道:“前辈这称呼就免了,照辈分算,你应叫伯伯。”

“好,温伯伯,那晚辈就问了,封氏曾管辖的是哪一地带?”

温启源起身关好门窗,轻轻叹道:“唉,十多年前,封氏是最大的世家,当时虽说是四大世家并首,暗地里无人不知另外三大家族都隶属于封氏,可以说,封氏虽根基在琅琊。却管辖天下。”

“噢……那么您为什么要称呼我为‘少爷’?我们世家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赶尸一脉是无常印记一脉的附属,有我们的护持,无常印记的使用可以更加稳定。当年赶尸一脉的发源地湘西地带,驻赶尸世家的户数为第二,琅琊才是第一。

“赶尸一脉不修灵、不结丹,因为修灵会让身上沾染喜神所不喜的生气和灵气。我们常年与贵族打交道,走尸受无常的影响也不容易走煞。我们没有自保能力,只能是依靠贵族,贵族覆灭之后的新几年里,连带着我们也被各大世家清剿追杀。”

温启源再度哽咽,跳动的烛火将这位驼背老人的容颜辉映得更加苍老,他不住颤抖,似是难以控制情绪,“甚至直到现在,赶尸一脉的人数还在被各个世家打压,限制在固定的人数范围之内,谨防封氏余孽不灭,日后卷土重来。”

封晤不自觉敛起了笑容,眉头皱起,缄口不语。

温启源深吸一口气,续道:“老夫曾是你父母的贴身护法,在你刚出生一个月大的时候,我见过你一面。各大家族在你满月酒那日突然叛变,脱离了封氏,随后发生了一系列战乱。当时听说你被弦月上人带走了,可是这十多年来,我未曾听闻到有关于你的一点下落,只道封氏再无后继之人,赶尸一脉永无翻身之日了。但今日能见到你,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赶尸人行路都有固定的偏僻小道,不往城中行走,与人的交谈少之又少,更是看不到城中所张贴出的通缉令,消息闭塞也是很正常的事。封晤自忖,这段日子里他在城里闹出来的风雨这位伯伯怕是一概不知。

不过,他的家族,真就如世人所说的那般十恶不赦吗?

“多谢温伯伯。”封晤不打算再问下去了,世人的双眼终究是世人的,他要亲自找到真相,而不是随大众世俗的眼光。如果他的家族真有世人口中的那样不可饶恕,那赶尸一脉又为何对他们死心塌地,而不是敬而远之另求新的庇护呢?

有待考量。

见他不再问下去,温启源也就不再多说,沉默中兀自出神。封晤在屋中来回踱步,忽然注意到墙角的那一口温启源带来的棺木,不禁细细观察。

整个棺木由檀香木制成,而檀香木是一种高级的材料,只有权贵之人或是身份特殊之人逝世后多会用到。材料之外,棺木倒是模样普通,没有更多的花纹修饰,也没有符箓。一般棺木外都是要贴符镇邪的,不贴莫非里面存的并非是尸体?

封晤叫了一声温启源,“这棺里存着的是什么?”

“客主说里面放这些祭灵的法器,嘱咐我不能开馆,怕走了法器的灵气。”

封晤眯起双眼,凝神感受了一下四周,暗道:不对,能用这种材质棺木的人家,里面存的法器也不太可能会是普通的,品质好的法器上所附着的灵力会更浓厚,赶尸人都不修灵,所以感受不到器物上附着的灵气,但为何连我也感受不到?这有悖常理啊。而且这棺材是上好的材质,样式却十分普通,也显得有些奇怪。最后一处矛盾,如果里面封存着尸首或是魂灵,不贴符箓难道就不怕怨气外泄吗?就算不外泄,我的印记也能感知得到啊。

封晤琢磨了一会儿,正想开口征求开棺,忽然听到屋外苏柳的呼喝:

“你干什么?这里不能进去!”

紧接着传来了刀剑相交之声。

谁来了?

“温伯伯,你坐在这儿,我出去看看。”

封晤担心苏柳受伤,只好暂时放下心中疑虑,向温启源作揖后推门而出。

屋外二人相斗,身形娇小的那人赫然是苏柳,晦暗不明之下只能依稀看见那人脸上的一副面具,从身形上看可辨出是男子。

封晤飞身冲入二人之间,抽出长剑“铮”地一声,将二人挡开。

“这谁?”

苏柳挑眉:“这人什么都不说就想进客栈,我看就是看了通缉令过来抓人的。”

“抓人?”封晤微微一笑,“好,能不能把我带走就看你的本事了。”

苏柳白了一眼道:“提醒你一下,他很强,刚刚那几招拆下来我不占上风,别怪我没提醒你,单打独斗你不行。”

“试试不行吗,大不了你等下再来帮呗。”

“戚,”苏柳收剑入鞘,走到一旁,“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决斗还要找女子助阵,要脸不要?输了被抓走算了。”

封晤笑道:“等下你可别不舍得啊。”

假面男子望了封晤一眼,便转身走到了空阔处,月光笼罩全身,这样一来,封晤就看清了男子的面目。

封晤的笑容瞬间凝固。

冷玉打造的半脸面具在月光下辉映出莹莹的光泽,银色的纹路雕饰从眉心蔓延到太阳穴。面具下的瞳孔深邃而淡然。

“这副面具……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封晤高声喝道,手握长剑欺上前去。

那男子并不还手,闪身避过几招,转身向客栈后疾驰而去。

客栈的后方是一座荒山,做赶尸一行的都尽量把自身牵涉到的一切远离人间烟火,封晤心知那男子必然是认识他,知道他认识那副面具才故意露脸给他看,要将他引入山中。

“引君入彀?”封晤暗道,“这荒山之中,只有你,能入我的射程之中!”

“怎么,你要追去吗?”苏柳抱剑而立,“这很明显是想引你上当。”

“你还不了解我吗?”封晤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这人到底是谁。

“对了,温启源老前辈替我照看一下。”

假面男子身形连动,脚步轻盈,踏过树枝,轻巧若蜻蜓点水,徐徐驰行。封晤紧随其后,灵活自如,轻功丝毫不让假面男子。

二人奔至森林深处时,假面男子停下脚步,转身挥剑,封晤不慌不忙举剑格挡。二人同时落下地面,在空中一直相斗到落地,男子的剑法稳健,动作徐徐;封晤剑法不羁,奇巧灵动,拆过数招,封晤明显感觉到在剑势和力道上自己与他有着明显的差距,他现在这样和他慢悠悠地拆解招数,明显是手下留情。月光在一个霎那间将男子的剑身映得雪亮,剑过之处都能看见一道剑气如虹,封晤轻咦一声,手腕震颤,震开了男子的剑,封晤想开口发问,不料男子不给他任何时间,男子被震开之后很快再度上前,封晤心中一动,故意做出招架不住的样子,顶着男子的长剑向后退去。

男子无意伤他,将封晤一直逼退到一棵树下后,撤掉了长剑。而此时的封晤将脸埋入了男子的脖颈中,手中早已经攥住了一张符箓,扣在了男子背后,只要一有进一步的动作,手中的符箓就会化为齑粉。

若不是看他刻意手下留情,也才给他一次机会,不然封晤早就可以动手了。这荒郊野岭,游荡的尸魂邪煞不计其数,正是他的领域,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真正属于他的领域。

男子高出封晤半头,此时将封晤罩在身下,一手撑树干,一手缓缓摘下面具,眼眸中落落的风华。

“久违了。”

青霜鸣,光影斩五世之恶。封晤可以看不出面具下的男子是谁,但绝对不能看不出这把剑的名字。青霜一剑同他的主人一样赫赫有名——剑光泽泽,恰如顾渊迟君子之泽。此剑随他踏遍天下,耀平世间邪恶不公,灭尽世间魑魅魍魉,世人皆称其人“出淤泥而不染”、“清洁正直之泽世明珠”,美名曰——“清染”。

“果真是你。”封晤微松扣着顾渊迟的符箓,“哪阵怪风把你给吹到这儿来了?”

“寻你。”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