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武侠 > 错金刀 > 不可思议的死亡

错金刀 不可思议的死亡

作者:心影芥舟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2-09 21:21:38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关中已经下了连绵九天的大雪。

铺天盖地俱是一片苍茫的白,这份寒意浸透的不仅有关中沃野千里的土地,还有虞度莲的心。

向往都是别人见了虞度莲才会心生寒惧,特别是心怀不轨或行事犯罪之人,莫不是只愿此生都不要撞在虞度莲的手里。

因为虞度莲是谁?关中第一神探,长安首席名捕,没有谁知道他师出何处,但是打他来到长安投入捕头起,破获一桩桩悬疑难解的案件后,屹立六扇门十年之久而不倒,名声便传开了。

今天却是他见着另一个人,心里才寒意侵袭的。

一个死人。

正常来说,一个名捕断不会因为一个死人便触动心绪,除非这个死去的可怜人,非常不简单。

沈千山确实不简单。

沈见岩和沈千山两兄弟已成名四十余年了,当初他们两人凭自己超凡脱俗的武功在护镖一行中自成一派,在关中做大,后来更是渐渐着手其他商行,在长安如此富庶之地成为首屈一指的大富,时至今日他们名下的产业早已遍布关中之地。武林中人一者羡慕沈家两兄弟成就的事业,二者敬服兄弟二人的武功,将两兄弟称为“关中双龙”,尤可看出沈家的声势之强。

可此刻,躺在这冷冰冰棺材里的人,赫然便是“关中双龙”中的二爷沈千山!

沈千山死在大年初一的傍晚,这本是个吉祥的日子,而沈家却在这新的一年遭此变故,是否意味着名震关中的首富沈家,即将有就此跌入泥沼之中的命运,万劫不复呢?

虞度莲看着棺材里面容安然的沈千山,手抚摸着壁沿上好的楠木,一时难言。

沈千山已不是暴毙时的衣着。作为兄长,更烈性的沈见岩绝不能容忍自己的亲弟弟死后尊容不堪,所以即使虞度莲是声名在外的神捕,也再见不得沈千山的身体受伤详况,只是沈见岩到底也是习武从商多年的老练人,给大名捕留了一面,丢了一件褴褛的衣衫过来。

大红色的缀金华服,做工细腻,却已被划的千疮百孔。

这件伤残的衣裳似在向虞度莲述说着主人去世时的悲怆。

“二弟死去的时候,浑身上下有104道伤口”。沈见岩冷漠的向着虞度莲说道,沉哑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杀意与悲疲。

虞度莲的心直沉了下去。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样一代名侠的身上留下这样的痕迹。

“难道沈二侠是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杀害的?这天底下应该还没有人能在正面交手中给他身上留下这样多的伤口吧。”

虞度莲的声音很悦耳,能给绝望中的人带来希望,给悲伤中的亲属以慰藉。

沈见岩微微点头说道:“没错,我兄弟二人行走江湖四十多年来,还不曾遇见过能有如此武功的用枪之人。”

虞度莲眉头微皱,说道:“当世用枪名家,当属辽东‘铁枪王’王老爷子,河南‘横天一枪’陆霸远和川中‘百里探花’修之行最为出色,还有的就是最近在咱们关中一带名声鹊起的一位‘霜雪寒枪’了。”

“千山胸口处有一道致命枪伤,伤口宽一指厚一寸,皮肉炸翻,透出背脊,正是这道伤口要了他的大半条命,才会被歹人陆续在身上留下那么多伤口。哼!我可不管他什么寒枪,如果真是他害的我二弟,我沈见岩手里这口刀也还未老的不敢给自家兄弟报仇!”

虞度莲心底暗叹一声。沈见岩作为“关中双龙”中的大哥,性情孤戾,在遇见自己二弟身亡如此人生惨痛之事后,到底失了方寸,诸多可疑之处未能觉察细究,一心报仇急切了。

“此人成名不久,那杆寒枪究竟有多少分量,你我也未可知。只是想要一枪暴起直刺透千山兄的胸口,只怕是号称‘横天一枪,去往无双’的陆霸远也难以做到,此事只怕沈二侠还是另着了歹人的圈套才致如此。另外大年初一如此合家欢聚的时节,沈二侠为何孤身一人离家而走?莫不是见什么人?而又是什么人竟能使处事沉稳的当的沈二侠都没有先知会沈老侠你而独自前往?”

沈见岩注视着虞度莲良久,没有说话。

虞度莲的眼睛炯炯有神,十分清亮,让人感觉可靠而安稳。

虞度莲又说道:“如果真是这杆寒枪所为,只怕也不是只图战败一个武林前辈宿老来彰显声名这么简单,这浑身的一百多道伤口更像是报复与侮辱。”

沈见岩仿佛又苍老了数岁,声音微有颤抖:“是啊,可我兄弟二人,这些年虽因行商扩业难免招惹一些人不高兴,可也不致如此深仇大恨!”

“既然我们还不知道千山兄为何昨日傍晚孤身出行,不如就让我再去遇难现场看一遭,也许可以找到什么线索信息。另外,沈大侠你这边耳目多,可以查查最近有没有外地哪方面的高人来咱们长安附近了。”

沈见岩向着虞度莲抱了抱拳说道:“虞神捕说的清晰,只是今早发现二弟尸体后,老夫也检查过现场,未能有什么发现,虞老弟再去看看也好。另外别地新到这方的人老夫这就安排下去仔细斟察。舍弟的这件事情,烦劳辛苦了!”

这已经是历来对人冷淡无言的沈见岩最大的友善了,沈千山与虞度莲一直交好,知他这位长兄的性情,最大的交心,无需过多的言语,却已付与全部的信任。

虞度莲再度看着棺材里永不会再笑着对他畅所言谈的沈千山,手指轻轻扣紧棺壁,说道:“千山兄的事,无论生死,在下必效全力!”

过了正午,雪势已经止住,天色稍稍放晴。

沈千山遇难的地方,是城外的一处荒落驿站,虞度莲围绕这里已经仔仔细细的检查完了整整两遍,包括每一块散落的瓦片和积灰的木堆。

他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罪案发生的现场。

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沈千山就像走入这座驿站中便自然而然的接受了来自不知名者的致命一枪,又接受了暴雨狂风般的上百次攻击后,轰然倒地。

他多么希望这位憨厚的老友能再站起来,为他解释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但是他知道,现在只有他自己尽所有的能力才能去找到凶手。

好在他突然又有了线索,他凭借无与伦比的耳力已经发现了屋外有人。

一般的凶杀案,凶手如果作案很顺利,总容易想再回现场一次,仔细回忆品尝自己的作案过程,顺带检查一下有无遗失留下线索的细节。

更何况,荒落的驿站这个时候是不应该会有人来的!虞度莲已经开始庆幸自己的走运了,他好像即将快要触摸到一切的真相。

他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看似不经意的把手中正在检查的碎落瓦块抛了出去,可这一片小小的瓦块竟就这么直直的穿透了泥墙,留下一个不小的窟窿!

他的人已跃至屋外!

他的刀已出鞘,在日光的照耀下更是闪烁,在这样的雪地里尤为耀眼。

可他的刀没有再往前了,那片瓦块的突袭已经让眼前这束装出行的人惊出了声,他已经发现这是一位女子,而且武功并不高。

但他也没有收刀。

“你是谁,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干什么?”虞度莲的声音虽然好听,此时也充满了压迫感。

可黑衣束身的女子似乎并不担心惧怕什么,反而还有些生气!

“你这个神捕老是这么吓唬人的吗?”她气呼呼的瞪着虞度莲。

虞度莲不禁莞尔,杀气瞬间消失无踪。他对这个有趣的姑娘十分好奇,再也没有了敌意。

“为什么装扮成这样来这?”虞度莲边收刀边问道。

姑娘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手里的刀,顺带着手也伸了过去,捏住了刀身。

“这柄刀就是大名鼎鼎的‘错金刀’吗?”她发现自己一只手拽不过来这柄刀时,干脆另一只手也握在刀把上,摆明了要拿上手好好瞧瞧的意思。

虞度莲便松了手,任由她拿走了自己的武器。

异变横生,姑娘突然翻了一个身,以最猛烈的姿态携带着刀势斜劈向虞度莲的脖子。

虞度莲却不为所动,依旧和煦晨风般的笑看着这姑娘。

刀口并没有贴上脖子,也没有划下,所以没有出血,但光凭气机也把虞度莲的脖子崩出了一道痕迹,这还是姑娘家内力不深,劲道流转不久。

姑娘抿着嘴,好似一个在对手面前炫耀自己计谋的老谋深算的策略家,又像一个在长辈面前展现了自己的机智而等待夸奖的小丫头。

在虞度莲的眼中,只看到了第二种场景。

他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转身的刀技是沈见岩的“华山暮雪”,劲道流转不息,遇石石裂,遇碑碑开。而右手上的链子是沈千山的流光玉,一年前沈千山托虞度莲亲手从西域带回。

沈家也只有一个宝贝千金——沈如意。

他看着沈如意,脖子上的痛觉蔓延了上来。

“喂,你就是这样不小心的吗?如果我真是歹人,看你现在还有命在吗?你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当上‘捕神’的啊?亏叔父还把你说的多么多么厉害……”沈如意睥睨着眼神看着虞度莲。

虞度莲笑叹了一声,默默把刀挽下取过手收了起来,摸摸了自己脖子的伤痕说道:“你的‘华山暮雪’下了很大功夫吧?技巧都掌握的很好了,刀在空中,气息已流转不停,但是你的基础功夫不行,即使你不停住,这柄刀依旧会回到我手中,那时候你就只能干跺脚啦。”

沈如意气的语塞,在她看来这个捕神太不依据事实说话了,她的这手刀技是家里长辈唯一一门要求她一定学会的武艺,她已自信能杀的了任何人,当然她别说杀人,连只鸡也从未杀过,更没见过血。

虞度莲这么气她,她竟好像真的跺上脚了。

虞度莲抚平了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后,看着这个从未谋面的故人侄女,心中无端生起万般疼惜。

沈千山不仅是一个好商人,武林中的好前辈,更是一个好朋友,好叔父。沈见岩对自家女儿严厉,打小要她好好习武,沈千山却见不得小侄女受苦,教她冲沈见岩撒娇去学他的拿手绝技“华山暮雪”,老人家肯定欢心,就不用吃其他百门杂学的苦了,而且更实用,对一个女孩子家护身很管用了。何况平日里有两兄弟这大树护着,哪用的着什么武艺。直到沈千山倒下了,再也护不住这侄女了,所以今天沈如意来了,瞒着她爹爹第一次闯出来了。

“你是想给你叔父报仇,出来跟踪我找线索的吧?”虞度莲看破了小姑娘的心思。

“凶手绝不一般,手段残忍,武艺必也很高明,其实你不该出来的,要是你叔父还在,他绝不愿让你这样闯出来……”

提到沈千山,活泼女孩子的眼眶也红了起来。

“如果我出事,哪怕是一点点的小事,叔父肯定也会不辞辛劳的为我办好。所以现在他出事了,我无论如何都要来的,有些事,不管怎么样,是一定要去做的。”

沈如意说的斩钉截铁,虞度莲仰头望了望天际的云,心里默默笑了笑“千山兄呀,你这小侄女很懂你,也很像你,都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呀!”

虞度莲与沈如意还在回城的路上时,原本还晴阳微照的天空突然又下起了大雪。

狂风携着颗颗鸡蛋大的雪花蜂拥而至,不一会便把两人都打成了雪人儿,举目看不清丈外的光景,蓬松的积雪把脚脖子也吞没,每抬一步都需要莫大的气力。

虞度莲没有用上能踏水而行的轻身功夫,就这么在前头领着沈如意一起走着,虽然每一步也会陷的很深,但好像并不吃力。

沈如意则凄惨了很多,她是真真实实的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内劲轻功,每一步都踏到很扎实,抬得也很辛苦。

突然她的脚没有把下一步踩实,因为她感觉才自己踏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女孩子对未知的恐惧感让她觉得心生畏惧,甚至打心里觉得脚底下的东西好像有点恶心。

她冲着虞度莲张牙舞爪的囔到:“喂,等一等啊,我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虞度莲疑惑的看着她。

“有点软,又有点硬……反正,好像,蛮有筋道的东西……”

她边说着边斜着脚试探着脚底的事物,还旋转着脚尖左右轻轻扭踩了几下,似乎想把它更清晰的感受描述出来。

可眼前的雪竟从地上有力的崩开了来,她脸上更是直接挨了一大团雪块的扑面而袭,突如其来的惊恐和寒意的侵袭,她再次尖叫了起来。

这一天她已第二次被吓得不轻。

这深厚的雪地里竟然躺了一个人?!

更可怕的竟然还是个活口,就这么直直的蹦跳起来冷漠的盯着沈如意!

沈如意突然觉得好像死人也没什么可怕的了。起码会不会比这样的一个活人更让人觉得安心一些?

虞度莲早已经平地跃起,在半空划了一道长虹直奔过来。

姿势很是儒雅好看,只是沈如意没有半分功夫去欣赏这出色的武艺。

她艰难而努力的从雪缝中睁开眼睛,瞧着眼前这人。

长枪在侧,白衣如雪。

他的面容苍白而清秀,衣着简单而干净,他鬓侧的细发在风雪中飘摇不定,站立的却很笔挺,直像印象中的华山一般,棱角分明而英姿焕发。

她不懂倾心的滋味,只是感觉心里好像突然暖暖了一下,见到他似乎会是一件蛮开心的事情。

即使时下她很狼狈,被一团雪打的几乎摔倒,也不影响少女心意的春心萌动。

虞度莲赶到她声旁后便起手轻轻一掌推在了此人胸口,不为伤人,只是用软绵的劲力想把来人推开,护住这个也算得上是自己半个侄女的姑娘。

这人却很不知味,半步未退,默默化解了虞度莲的掌力后以脚底为源头,胸口为出处,八成修为内力顺着虞度莲手掌胳膊喷涌而出。

如武功差一些的人,这一瞬便会手断骨折,便是人们常说的“暗劲”。中华武学讲究全身的配合发力,大开大合可以打的虎虎生威,轻轻一掌也可以开石断碑。

虞度莲感受着这股巨力,心中的惊讶不小,任由这力道由掌入臂,由臂转肩时,便下盘发力,狠狠的一脚,如旋风般原地旋转一圈,后发制人,将这股劲力推卸无踪。

虞度莲伸出左手在沈如意后背虚托了一下,便隔空稳住了小姑娘的身形,目不斜视直盯着青年人手中倒拿的那杆枪,漠漠出声:“你就是‘寒枪’吗?”

稳下身形的沈如意也听出虞度莲这冷漠声音中的煞意了,也恢复理智注意到了对面“雪人”手中的长枪,更想到了才上午被抬回家中,最疼爱她的叔父胸口那触目惊心的伤痕。

她心头涌上来一股悲愤,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之情。

在这危急关头,在离可能是自己杀亲仇人不过两三尺距离的情况下,她竟没想用上自己最有力的一式“华山暮雪”为至亲报仇雪恨,而是想再上前一步用自己两个嫩弱的拳头去揍他!

连虞度莲都被吓了一跳,赶紧抬手一拉,顾不得礼节把沈如意直往身后扔去。

青年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用没有感情的眼神漠视着他们。

虞度莲想到了沈千山,心中不由的无名火起,也不再多说一句,右臂画圈收在胸前,手掌回勾,身体随之开合伸展,手背往青年人胸口再次打出。

醉拳的手法!

“捕神”虞度莲其实也算得上是个“酒鬼”。

手背是人体比较薄弱易痛的地方,几乎没有任何脂肪垫护,容易受伤,但由于这类手法对全身力量运转的充分性,距离近的时候,用之起手威力很是可观。

何况虞度莲的修为内力在十来年的江湖行走中是从未落败过的!

他的手背在富盈内力的充斥下,皮肤饱满的鼓起,焕发着金黄色的光华。

这一式“问掌扣心”便绝不在沈见岩的绝技“华山暮雪”之下!

青年人终于动了身形,微微眯住眼,收起了大意之心。

他最终选择了前推的姿态,用双手握住枪杆,横着枪硬接了这一式。

“嘭”的一声巨响向远方扩去,音浪连绵不绝。

他们两人周围丈远范围内的积雪全都被激射而出,现出一片圆形的泥泞地,像极了一块擂台。

一块不决胜负不收手的生死擂台!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