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武侠 > 绝句 > 第二章 川东会群雄(上)

绝句 第二章 川东会群雄(上)

作者:玄玄大仙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2-09 19:23:53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次日,天刚蒙蒙亮,云笑摇醒李白,二人洗漱一番,云笑自马棚里牵出马来,在山门等了一会儿,只见李白慢悠悠的打着一头倔驴行了过来,云笑一愣,笑道:“这驴子向来是隐士高人的爱好,太白兄且让我也试试。”说罢,径直拽过引绳,催促李白上马,李白推辞不得,只能翻身上马,二人一人骑驴一人乘马,径直往越王楼行去。

越王楼是唐太宗第八子李贞所建,李贞封号越王,故此楼亦用越王之名。越王楼高百尺,气宇恢宏,大气磅礴,是当时四大名楼之首。名楼古刹向来为文人墨客所钟爱,因此自唐至今,越王楼不乏咏叹之词,故此至今仍有‘天下诗文第一楼’的名号。

闲话休提,却说云笑二人一路和那倔驴较劲,磨磨蹭蹭间,天都大亮了,路才走了一半多,好不容易到了越王楼近前,那驴子死活不走了,云笑计较着路程大约还有三四里,于是下了驴,道:“太白兄,此去不远就是集会之地,不如把这懒货放这,我们步行过去,若是它跑丢了,我正好送兄长一匹好马。”李白爽快答应。二人牵了马又行了一里路,远远望见路中间堵着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二人行到近处,那汉子一脸凶神恶煞地喊道:“今日武林豪杰在此集会,兀那书生,快快离开。”二人更不搭话,径直走到他面前,云笑一番打量,只见他们拢共五人,四人打扮与大汉一般,想来是身出同门。另有一人身着青布道袍,盘坐与一块大青石上,自顾自的闭目养神,青石旁跟着只黢黑黢黑的黑羊,一双黄澄澄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云笑。

汉子见云笑双眼乱转,却不理会他,心头火冒三丈,喝道:“呔!你贼眉鼠眼的瞧甚么?”李白无语,心底腹诽道:“若云兄弟都算贼眉鼠眼,那你这长相怕是……”且不说李白如何做想,云笑却毫不在意,拱手道:“在下受邀而来,向前若有得罪,还请海涵。”那汉子心底仍是恼怒,面色古怪的道:“既然有人请,可有请帖?”云笑似笑非笑道:“有,也没有。”汉子怒喝:“到底没有?”云笑道:“现在没有,等会写一张给你就是了。”汉子听了,火气更盛,干脆拔刀在手,骂到:“哪来的泼皮无赖,也敢消遣你爷爷我!且吃我一刀”不待云笑答话,径直一刀劈来。

云笑看得刀来,也拔剑在手,笑道:“这招‘泰山压顶’太慢了,怕是压不住我。”话音未落,人却贴着汉子右侧滑了过去,汉子这一刀未有建树,又连使了“顽童扫地”“白鹅戏水”两招,云笑俱都一一躲过,只听他朗声叫道:“小心了!”汉子没来由的心底一慌,把一把大刀舞得团团转,试图护住周身,云笑嘴角一扬,挺剑直入中宫,见那汉子横刀来挡,他只随意一撇长剑,削向汉子右手腕,汉子一阵手忙脚乱,连连后退。云笑得势,挺剑更进,在汉子慌乱之间,调开大刀,剑尖一抖,抖出数朵剑花来,那汉子脚下一乱,两脚绊在一起,往后摔倒在地。汉子待要爬起来再斗,其余三位汉子也往前来助阵,云笑却跳开来,指着他胸膛到道:“且慢,请帖在下写完了,还请这位壮士鉴别一下真假。”那汉子低头一看,登时头皮发麻,大夏天的惊出了一身冷汗,围上来的三人亦是如此。原来这汉子胸膛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这破开的孔洞整好拼成龙飞凤舞的“请帖”二字。那汉子心道:“幸好他只是写了个请帖,若是写个死字,怕不是要一剑结果了我。”于是上前抱拳,道:“多谢公子手下留情!”云笑摇头一笑,招呼李白跟上,正要离去之时,那道人却蓦的道:“你们两个人,如何只有一张请帖?”云笑似笑非笑道:“我可以再写一张!”这边汉子记得满头大汗,连声道:“够了,够了,一张请帖足够了。公子请上山去吧!”那道人见他如此景象,也不在说话,自顾自打坐去了。

待二人走的远了,那汉子来到道人跟前,小心问道:“玄羊道长可知道这人底细?”道人眼皮都没抬,只道:“不知。”那汉子见他不搭理人,只能无奈退下。却说这边二人走远后,李白方才回过神来,兴奋道:“我还以为贤弟真的武功平平呢,没想到却是这般高手。方才你写‘请帖’二字时用的便是自悟的草书剑法吗?”云笑点点头,道:“正是草书剑法,此番倒是教太白兄见笑了。”李白摆手道:“不敢,不敢!”复又担忧道:“只是我们这般不请自来,怕是不好。”云笑哈哈一笑:“这次集会虽然正式,却也没有请帖一说。若是帮派到来,自然人多势众,他们也不会阻拦。而我们这类散人,却是需要他们来称量称量,可以说这就是费力不讨好的事儿。”李白恍然大悟。

二人上得山来,只听得人声鼎沸,形形色色的武林人士分席而列,或站或坐。有交头接耳者,亦有高声喧哗者,活像个菜市场。这边几个眼尖的执事看见二人,立马过来牵马,并留了号牌。却说那会场不是别处,正是越王楼前的大广场,其中有门有派,有名有姓的人物虽然分门别类的坐好了,其余无门无派的却杂乱无章的挤在一起,整好挡住来去的道路。却是因为,各门派掌舵人都在楼中,是为主位,而各门派弟子没人愿意坐到对面去,一帮散人干脆也不顾什么礼仪了,呼啦一下子全堵那儿了。这边云李二人正发愁怎么挤过去呢,那边人群忽的分开一条道,几个身着短褂的光膀子大汉拥着一位面目阴鸷的汉子出来了。两边整好撞上,云笑眼前一亮,上前叉手行礼,玩笑道:“莫非周大哥能掐会算,早料到小弟要来,故此亲自相迎?此番可真是折杀小弟了。”这阴鸷汉子唤做周行,绰号“裂空鹰”亦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周行当时一愣,旋即笑道:“老弟莫要打趣我,若是早知你来,这接人的队伍怕是要排到你家门口去。”周行顿了顿,又道:“我这是去替换玄羊道长回来,恰好遇见你。今日我公务在身,不便招待老弟,你且随张三他们去楼中拜会各位前辈可好?”云笑连道:“甚好甚好!周大哥公务要紧。”周行哈哈笑道:“老弟可不要急着走,今晚咱们不醉不归。”说罢,周行又拉过张三交代一番,这才与云笑拱手道别。一群汉子吆喝着挤开人群,把二人拥了进去,穿过人群,这时二人才看见那广场中央搭着个台子,台上两个人拳来脚往斗得不可开交。

行到擂台近前,云笑喊住张三道:“张三哥,楼中都是前辈,去了也不自在,我便在此陪个末席吧!”张三正犹疑间,云笑却往他手中塞了把金叶子,道:“各位弟兄们都辛苦了,小小心意,莫要推辞,权且拿去喝酒吃茶。”张三顿时喜笑颜开,连连道好,又从别处借了两个凳子与二人歇脚。二人坐定,云笑开始为李白介绍起在场的各门各派来,从峨眉青城到野拳神腿,云笑俱都说了一遍。李白叹道:“久在人间,不识江湖,竟不知有这么多名门大派。”云笑听后,却是撇撇嘴,不屑道:“蜀地的名门大派就三个,峨眉山,青城山,天府山,合称西蜀三山,其余门派比乡野地痞也强不了多少。”李白听得发愣,道:“峨眉,青城我都听说过,这天府山是哪座名山?”云笑笑道:“此山非彼山,别的山都是土石堆垒而成,这座山却是靠名声堆垒起来的。早年间有位侠士隐居成都,有感于蜀地武林龙蛇混杂的局面,遂在剑门关广发英雄帖,招来蜀中豪杰,共同立下了不少规矩,正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位侠士因此多了不少追随者,这些追随者便借着他的名头,开创了‘天府山’这么个半公半私的门派。”李白咂摸一阵,方又叹道:“若非武功盖世的前辈,如何做的下这等大事。了不起,当真了不起。”“此言差矣,若是无品无行之徒,纵使武功盖世,别人也未必服你,武林与朝堂一般,俱是人心向背之地,若无大德大贤,不可窃居高位。”云笑肃然道。李白看着一脸严肃的云笑,一时间不知作何感想,讷讷道:“受教了。”

两人正说着话,那边越王楼里传来一声大喝:“都给老子闪开!”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二百来斤的肉球从上面跳下来,它落在地上一弹,径直撞开人群,滚到台前,众人骇它撞坏了台柱,殃及池鱼,都忽的往后退去,一时间踩脚的,吃豆腐的,吵嚷的一并滚在一起,好不混乱,好不狼狈。肉球眼看着就要撞上去,忽的平地一弹,跳上半空,在众人惊呼声响起之时,狠狠地砸在台上,见它左右晃了晃,早在台上吓呆了的两人登时在惨呼一声,滚落下去。那肉球粗声粗气的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也敢挡你爷爷的路!”说完啐了一口,又凶神恶煞的喊道:“侯启林,你这窜稀烂xx眼子的赖石猴,滚出来挨你爷爷三刀。”话音刚落,一精瘦汉子就跳上了高台,那汉子回骂道::“你个遭瘟的屠户,也敢来撩拨你祖宗,来来来,让老子给你去去膘。”那肉球本是屠户出身,脾气火爆,哪里忍得了他,当即从腰间摸出两柄短刀来,这两柄刀,一柄宽一柄窄,一柄薄一柄厚,一柄寒光湛湛,一柄晦气冥冥。这屠户操起左手尖刀往精瘦汉子腰眼上捅去,这汉子擎着一柄长刀,正要去格他短刃,这屠户却左手一抖,尖刀反握,从下往上斜抹,右手操起钝刀拦腰横斩,汉子见势不妙,使了个武林中的经典招式,懒驴打滚。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记杀招,未等他爬起,屠户趁势赶来,兜头就砍,这汉子连连翻滚躲避,觑着个机会,在屠户腿上来了一脚,趁着他立身不稳的当口翻起身来,只见他周身狼狈,胸前衣服早已破了个大口子,好险他躲得快,否则这回已经肠穿肚烂,横死当场了,这汉子恶狠狠的扯下破衣,啐了一口,发一声喊,拖刀朝那汉子跑来,腾地跳起,单刀高举,使了招力劈桃山,这边屠户冷哼一声,双刀一举,稳稳架住,却不料这刀上无力,只是虚招,屠户心下一惊,正要后撤,却被那汉子一脚踹在腰腹,差点背过气来,这汉子借着一脚之力,腰身发力一旋,手中长刀改竖劈为横扫,险之又险的从屠户胸口划过,原来那屠户察觉不妙时,也往后一趟,接一个懒驴打滚,滚了开来,临走还不忘伸出脚来绊那汉子一跤。二人各自爬起,又战做一团。

方才众人一阵后退,却教云笑二人越发靠前,这边李白看着台上对打的两人又是摔跤又是打滚的,混似泼皮无赖。不由嘴角抽搐道:“云兄第,这二人又是何来历,怎地如此……”云笑尚未回答,这后边却有人抢道:“我知道,我知道,这胖子姓王,家中排行老八,你看他打滚像不像,像不像?”二人回头看去,只见一穿着绸缎长衫的少年不知何时钻到他们身后了,那少年面皮白嫩,眉目俊俏,眼似雪后星辰,声如出谷黄莺,李白尚在诧异:这位小哥生的也忒清秀了。云笑扫了她一眼,也不点破,小声说道:“这二人都是出了名的滚刀肉,胖的那个姓牛,唤做牛二,本是个杀猪卖肉的屠户,不知从哪学来了一路旁门刀法,招式刁钻古怪,兼之他下手凶狠,等闲人也不是他对手,因此他聚起一帮屠户,建了个屠夫帮,专干些猪肉掺水的勾当。至于那瘦的,应该是个泼皮头子,每日间在市上收些‘安宅费’。这回打起来,估计是因为‘安宅费’收多了。”李白笑道:“当真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且不说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

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在台下众人喝彩声中,二人斗了三十来回,心底都有些焦急,出招更不留力,这屠户本来就生得肥胖,加之天气炎热,早已浑身湿透,豆大的汗珠雨似得淌下。他舔了舔发干的厚唇,耳中听得一片轰鸣,眼前景象一阵模糊。那瘦子看他神色略显呆滞,身形又有些不稳,心下暗道:今个日头有些大,莫不是中暑了?于是又试探了两招,见他反应迟钝,狼狈躲闪,当即大喜,阴笑道:“死肥猪,合该你栽在我手里!”手中长刀在太阳底下一晃,映出一片明光,趁着屠户方寸大乱时,长刀无声无息的直戳向屠户右腰,屠户脚下踉跄,未能走脱,赶忙左手使刀去格他长刀,然而却动作缓慢,追之不及。汉子长刀突破短刀封锁,眼看就要刺透皮囊,一击致命,却听见格啦一声脆响,手中长刀断做两截,只见那屠户眼冒凶光,右手持刀一送,那汉子身上登时多了个窟窿,鲜血流了一地。汉子指着他说不出话来,嘴里也溢出鲜血,没多时便头一歪,死了!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原来那汉子不知何时把钝刀换到左手,配合着手上的铁护腕生生拗断了长刀,这番操作却是惊险至极,若是有丝毫差错,结局立时反转。

虽然擂台之上刀剑无眼,生死有命,但是那一众泼皮本来就是好事之徒,见得自家兄长丧命,哪肯善罢甘休,只听见一人领头,大喊了一声:“弟兄们,大家一起上,为哥哥报仇!”说罢现有七八人窜上了来,余下之人正待有动作,这厢又拥上来一群屠户,个个生得凶神恶煞,膀大腰圆。两边各自骂了一回,就掐在一块儿。所谓好虎架不住群狼,这牛屠户虽有本事在身,却也有些招架不住,一时间只得左右支绌起来。云笑叹了口气,道:“好端端一场盛会,却成了狗屠驴贩的斗殴之所。”又想到自己盛邀李白前来时曾言说甚么武林盛事,顿觉大丢脸面啦,心中隐隐有了远离蜀地的想法。

这边云笑正思索着,台上忽的又起了变化,那牛屠户不知被谁一记拐马脚给拐倒在地,众人都以为他要落败,都伸长了脖颈,等着看他一会儿到底流的是黑红的血还是黄白的油脂。这牛屠户一声大吼,也不起身,两条腿支着身子在地上一阵乱转乱撞,右手钝刀横格竖挡,护住周身,左手上的窄刃尖刀跟毒蛇似得往人脚脖子上缠,转过大半个擂台,牛屠户才爬了起来,那一众泼皮抱着脚脖子哀嚎着滚了一地。牛屠户见此啐了一口,正待神色得意得说些狠话,显摆显摆,就听见底下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你看!你看!我就说他是王八嘛,你看他这王八打滚使得多熟练!”众人一愣,仔细一想,牛屠这圆滚滚的身材,往地上一趟还真像翻了壳的王八,这一众无门无派的顾忌他的威势,还努力憋着笑,那厢高门大派里的弟子早已笑了起来,后面的没听见,前面的便把这话传了下去,一时间又沸腾起来。那屠户听得众人笑话,脸色逐渐不好看起来,恶狠狠的道:“好你个牙尖嘴利的东西,老子杀的畜牲多,也不差你这条人前乱吠的秃尾巴狗。”他又狠狠的喘了两口,一提气,大喝一声,跳将下来。那俊秀小哥看他冲了过来,一边清脆的叫骂着,一边往云笑身后躲去,只听他嘻嘻笑道:“帅哥哥救命,王八要吃人啦!”话音未落,便伸手搭上云笑腰间,云笑一时不查竟被他扣在肾门之上。

牛屠见他躲了起来,本想绕过云笑,但听他喊甚么哥哥,未及细想,便认定二人是一伙的,也不去避让,一把尖刀直直的刺过去。云笑看得刀来,也顾不得腰间的那双手,一挺剑,反削他手腕,意图逼他收手。长剑将要及腕,屠户又使起钝刀格挡,尖刀任然直取,这一下的时机拿捏得死死的,收剑反击已然来不及,后退,那更是不行。云笑额上见汗,平日里练了千百回的招式皆已无用,有心躲开,却碍于腰际那双黑手,躲闪不得。危急关头,云笑忽的眼睛一亮,把左手剑鞘也递了上去,以长剑为右手,剑鞘为左手,以剑代掌,使出一招掌法来。附着内力的剑与鞘粘黏拨打之间,竟把牛屠攻势消弥于无形。看他空门大开,云笑又补了一脚,将他踹飞出去,落地之处,扬起一片黄尘。

身后那人看他如此厉害,更是发出一阵银铃般笑声,欢呼道:“帅哥哥好厉害,打他,打他个大王八。”云笑面色一黑,好嘛,背后这个主儿就是生事的大王,这仇恨拉的满满的。在街头巷尾打架斗殴的混子向来是“功夫可以输,嘴皮子必须赢”的,打不过还可以跑,回头多寻些人找回场子。可斗嘴不行,输了气势,丢人!找不回来了。这屠户自觉丢了人,那肯罢休,红着眼,灰头土脸的爬将起来,手上也没有甚么章法,只仗着身强力壮,冲上前乱砍乱劈。云笑面对这一顿王八乱打,也弃了游丝粘絮般的招式,改做凝实浑厚的中锋之笔,剑势如同山峰耸峙,岿然不动。屠户疯砍了几十刀,无一竟功,反而把两把刀都砍得卷了刃。这一回虽然二人之间打得凶狠,旁人却察觉不到,只是觉得云笑仿佛教书先生拿着戒尺教导顽童书写,严厉却也轻松写意。

那屠户丢了卷刃的双刀,狠狠的喘了两口,又深吸一口气,提掌拍来。云笑看得直皱眉头,心道此人顽缠的很,真如王八一般,咬住人就不松口,但他却也不想占人便宜,亦收了剑,只用双掌对敌。两人一交上手,高下立判。云笑到底师出名门,不论掌法剑法,尽皆精通。而屠户没了刀,就只剩下一膀子力气了。甫一交手,便连挨了数掌,趔趄着退了回去,所性云笑不想生事,没用几分力。屠户虽心底恼怒,却也知道遇见硬茬子了。云笑看见屠户气喘吁吁,不在上前,遂抱拳道:“得罪了!”话还没说完,背后那人又笑道:“帅哥哥,你跟个王八陪甚么礼,王八也不会磕头作揖,难道你想让他打个滚给你看吗?”那屠户一听,登时火气又上来了,虽然碍于云笑威势,不好上前,但输人不输阵,嘴皮子一抖,破口大骂:“你个杀千刀的小畜生,要不是这小白脸护着你,你爷爷我早就把你剁成臊子喂给狗吃了。”两人谁也不服谁,一个三句不离王八,一个句句不带重样,相互骂了一阵。看二人活像斗阵的公鸡,云笑憋不住,笑了出来,屠户脸皮厚,街头叫骂,哪有不被人笑的,也没在意他,继续在那叫骂着,这小哥可忍不住了:本来就骂不过,你还来笑我?趁着众人没注意,他闪出身来,刷刷打了屠户两耳光,打完以后却是后悔了,为甚么?却是那屠户平日里杀猪卖肉,又不甚洗漱,每日里往脸上抹的油堆起来比案板上的还厚,这两巴掌打上去,屠户痛道没怎么痛,小哥手上的油怕是要洗上三日才洗的干净。

屠户挨了两下,懵了一阵,看见那喊自己王八的就站在眼前,顿时怒从心底起,恶从胆边生,发了一声喊,举起钵大的拳头砸了过去。这一下来得突然,小哥躲避不及,面色惊慌的胡乱扒拉着。众人看他生的瘦小,手上又全无章法,这下怕是要吃亏了,云笑亦是上前,准备拦住屠户,虽然救人来不及,但多少不能让他再打一拳罢。众人正担心着,场面却峰回路转般的生了变化,却是那小哥慌乱间抓住了屠户握拳的手腕,胡乱挣了几下,竟把屠户绊倒在地。看着这个三百斤的胖子被不足百斤的竹竿绊倒,众人笑出了猪叫声。

这屠户许是打得累了,被绊倒后也不起身,也不挣扎,只是躺在地上哼哼着。这边的屠夫帮们看见自家龙头倒在地上,忙不迭的抢上来扶他,一个眼尖的屠户忽然大叫起来:“唉呀!当家的中毒啦!”众人一番查看,齐道:“是咧!面色都黑了,怕是要糊!”那小哥惊得捂住嘴,道:“帅哥哥,你怎生如此阴险毒辣,平白毒害别人性命。”云笑恼怒道:“休要血口喷人,别人没看见,你当我也眼瞎么,你且说说,右手边的袖子底下藏了甚么?”云笑急于辩脱,先行出手抓向他的右腕。小哥却嘻嘻笑道:“你好不知羞,连男人的手都要摸一摸,莫不是想与我断袖分桃?”说着竟是把手腕递了上去,云笑略一诧异,仍是把住他的手腕把衣袖褪了上去,袖底露出一截白玉似的小臂,上面套着个水绿水绿的镯子,云笑愣了愣,忽的反应过来,左手使出“无踪无迹”带起一片残影,抽了回来。原来却是那绿镯子忽的“”活”了过来,趁着他不备,化作一数寸长的小蛇,自腕上弹起,向他咬来。云笑手快,那小蛇一嘴咬空,被小哥伸手捞了回去,云笑沉声道:“你一个女人家,怎么使得如此阴毒的招数,你把解药拿来,莫要害了别人性命。”小哥却是不认,只道:“他害别人性命时怎不见你出来,你莫非只认得我么?那我倒是很开心呢!只是我凭甚么听你的?凭你生得好看么?”不待云笑答话,抬手发出一道碧芒,云笑怕他又使毒招,连忙闪避。待他捡起来一看,却是一根碧玉簪,云笑心知上当,回头看时,他已混入人群里去了。

小哥分开众人,欲要离开此地,奈何人群拥堵,水流不通,气得他洒出大把毒物,吓得众人纷纷逃散。小哥终是分开人群,钻了出来,迎面却撞上了一位道人,道人面容清奇,形貌枯槁,着一身青布道袍,身后跟着一只黑羊,人群里有人喊道:“玄羊道长快快拦住他!”那道人反应过来,双目一凝,陡然伸出右手抓向小哥,小哥也不甘示弱,右手一样迎了上去。众人一看,这小子又想使那青蛇,道长要吃亏呀!纷纷大喊小心。那道人却是怪笑一声,自袖底弹出一柄乌黑铁尺来,寻着飞来的碧影一挥,便将那青绿小蛇拍死在地,小哥未及心痛,道人又是一尺挥来,正中手背。只听得一声惨呼,那小哥抱着手跌坐在地,手背皮开肉绽,肿得老高,这一下怕是连筋骨都打折了。玄羊道长见他虽然吃痛,却把一双圆眼恨恨的瞪着他,眼底有泪却死死忍住,不肯流下,心底有恨却死死咬住嘴唇,不肯开口,这般模样仿佛有甚么深仇大恨,却是心头一跳,莫名心惊,旋即把心一横,干脆连左手打了,废了他的功夫,免得他日后寻仇。

玄羊道长刚刚思索停当,便要上前废了他左手,铁尺自半空落下,映在小哥眼底,那两颗泪珠终是忍不住,滚了下来。泪眼朦胧中,只听得两声金铁交击之声,恍惚间有什么东西擦着耳鬓飞了出去,有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挡住了那凶恶的道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后面追来的云笑,方才见那道人要下“杀手”,云笑急切间摸了两枚铜钱,用上了自棋公子那里学来的暗器功夫,硬生生止住了铁尺,玄羊道人怕他再出手偷袭,也是后退了几步,和那只黑山羊一起用黄澄澄的眼睛盯着他。云笑抱拳道:“道长,多有得罪,还望海涵。”道人不语,只是发出一声怪笑,云笑又道:“救人如救火,待在下取了解药,再来给道长赔罪。”道人依旧不言语,却把铁尺收回袖中,侧身而立。

小哥见云笑走来,方才收回恨恨的神色,低下头去,不与他言语,见他可怜,云笑柔声道:“姑娘,在下不知你为何来此,也不知你为何出口伤人,但此事皆由姑娘而起,当由姑娘而终,还请姑娘把青蛇解药拿来,我定当为姑娘求情,请诸位英雄放姑娘离去。”她听见青蛇二字,心中悲痛更甚,斗大的泪珠扑簌簌的掉了下来,她哑着声音道:“谁稀罕你求情了!便让他们杀了我给那只大王八赔罪吧,等到了地下,我再叫小玉咬他一千次一万次。”说着,她又恨恨地盯着道人。道人被她盯得心头发毛,怪笑道:“小子,别人不买你的账,还是让道爷我打杀了这妖女,也替你省省口水罢。”云笑被他阴阳怪气的一呛,心头也有些不舒服了,他冷笑一声,说道:“姑娘若是恨极了他,那就更应该好好活下去的,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姑娘就不想将来报回这一尺之仇吗?”她止住泪,红着眼睛抬头看了看云笑,又看了眼道人,终是别过头去,低声道:“小玉毒不死人的,你划破他的伤口,用那支簪子把毒引出来就可以了。”云笑一愣:原来那簪子不止是用来当暗器使,更是一味解药啊。当即摸出簪子,就要交给他们,却听见她道:“慢着,只许你用,若是给别人碰了,我便…”她本想说些威胁的话来,确实在不知如何出口。云笑向来是个伶俐的人,听她这话,心头竟是一跳,只觉得手中玉簪有千斤之重,再也不能递出去。云笑本该舍了她前去救人,又怕那道人趁机发难害了她,于是取出活血化瘀的药蹲下来,边处理伤口,边邀请道:“姑娘与我同去吧,若是在下操作不当,也好劳烦姑娘从旁指点。”她仍是不甚言语,只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应下了。

待云笑等人再寻到牛屠户时,各派掌门人早在场中等候了,此时周行也接到消息,返身回来,看见云笑,迎了上来低声道:“兄弟做的好大事,司马山主说事后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云笑一听这话就放心了,事后教训嘛,那事前还是还是自家人。先是道了声谢,又去给那屠户放血引毒,一番忙活过后才过来给各位长辈见了礼。云笑道:“晚辈鲁莽,惊扰了各位前辈。此事由我而起,理应由我而终,牛掌柜若是有甚么发落,在下绝不推脱。”话音刚落,场中一蓝衣女子接口道:“云郎大气,姐姐挺你!”那接话的却是巫山神女宫的人,云笑面色一僵,心道:您老还是这么豪放。随即道:“蓝姐姐好,宫主姐姐近况可好?”那蓝衣女子笑道:“好得很那,只是整日间洗笔练字,我们巫山的水都快给她洗成墨了。”云笑嘴角一抽,心道:怪我咯,她自己要学的。他背后的人见他聊得快活,心中却不甚自在,便悄悄扯了扯他的长袍,云笑会意之下,话音一转道:“今日是小子孟浪,搅了诸位前辈的大事,还请诸位海涵,小子改日定当登门赔礼谢罪。”众人听到赔礼二字,心中稍有意动,毕竟四川云家的财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再说了,不赔礼能咋地?在座哪个没欠过云家的人情,没受过云家恩惠?众人把目光都看向了天府山山主。司马腾一看众人神色,心中不由想起那张令他痛恨无比的圆脸来,他冷哼一声道:“快滚吧,看见你老夫就来气!你跟你爹一个样,成天就会来事。”云笑赶忙道:“谢过师伯,谢过各位掌门!小子先行告退。”说罢就要带着她离去,然而还未动身,变故又生。

李白和玄羊道长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李白自人群里挤出来道:“云兄弟,别忘了老哥呀。”玄羊道长却是高喝了一声:“且慢!”他踱步到场中,朗声道:“你可以走,她必须留下。”云笑皱眉道:“都是江湖儿女,道长何必赶尽杀绝呢?”玄羊道人捻须冷笑道:“大唐的江湖,如何多了个南诏的妖女?”云笑面露疑惑:“南诏?”玄羊道人怪笑一声:“不信?你大可以问她!”云笑看向身后那人,询问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却说不出甚么谎话来骗人,只是再次低下头去避开他的目光。云笑心想:南诏国与我大唐素来不和,又多次侵扰四川之地,南诏武林特为尤甚,你若真是南诏武林的人,只怕我也保不住你啊!心底正难过间,却听到司马山主道:“老夫托你父亲从南诏带的东西呢?”云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就在后方呢,父亲让我在此等候一位南诏来的客商,莫非就是姑娘?”见她尚在发懵,云笑赶紧狂打双闪,她这才反应过来,讷讷应是。云笑又道:“不仅有师伯的,还有伏虎寺的琉璃佛像,青城山的仙草灵药,神女宫的脂粉香料等等,都在商队里。”玄羊道长怒喝道:“一派胡言!”话音未落,这边青城山的赤城子道长不干了,讥讽道:“道兄,胡不胡言我们自己清楚,倒是你拦着客商做甚呢?莫非要在诸位英雄面前化身悍匪,拦路剪径?”玄羊道长被他一顿抢白,气得不轻,摔袖而去。

今日云公子出了血,众人开心,摆下宴席来请他,这账嘛自然也记他头上,谁让他辈分最小呢。一晚宴饮不说,次日云笑便领了二人离开此地。路上,云笑感叹道:“诚如家父所言:江湖世事,无财不通,不通者,不足尔!”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