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武侠 > 离歌正当时 > 第二章 大船

离歌正当时 第二章 大船

作者:痴痴雨中夜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2-09 19:18:06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千金河渡口常年泊着两艘大船,两个船老大一个叫牛德旺,另一个叫马长河,少年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

两个船老大各自把持着一艘大船,平常载着客人们去往大河沿岸的各个地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过路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于是两个船老大开始哄抬价钱,从多年前的给钱就走,到现在低于二两银子不得登船,让不少人怨声载道。

对于二两银子,那些过路的富人们自然不会在意,但总有些付不起船费的普通百姓,过一次河就要掏空口袋,有些干脆将行李压给船老大,或是任凭同伴被扣下,然后独自回去筹措银两,曾有一伙人仗着人多,分文不给强行上了船去,最后被两个船老大合起伙来教训一顿。

他们不知道的是,两个船老大走南闯北半辈子,看着精瘦,但骨子里有的是力气,二三百斤的船锚,一个人说提就提起来,更别说二百斤不到的汉子,一个个被船老大拎小鸡一般的甩下船去,鼻青脸肿,半句话不敢多说,老老实实将银子掏出。

当少年经过客栈大堂时,看到他丢给银衣男子的两个包子,还静静的摆在桌上,但男子已经离去,他轻哼一声,一把抓起包子塞进自己嘴里,自言自语道:“不吃拉倒!”

出了客栈后,少年故意走的很慢,与前面的客人落下七八步的距离。

帮客人送行李也算是赚钱的营生,这是负责客栈日常采买的管事告诉他的。

这管事名叫棒儿黑,因为人长的黑,平时外出采买时,喜欢背着一根黑漆漆的烧火棍防身,日子久了就有了这个名号,棒儿黑说,对于那些带着大包小包的客人,随便拖延一下,不怕他们不给打赏,毕竟二两银子都出了,也不在乎这一星半点。

果然,下一刻就有个青年停住脚步,回头望来。

“小哥麻烦快些,我们急着登船!”

青年皱着眉头说道,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两块碎银丢了过来,少年伸手接住,笑嘻嘻的跟上。

少年知道,两个船老大虽然要价二两银子,但船上的位置有限,总有人去的晚了,被船老大们狮子大开口,胡乱加价,少年还记得,上个月有个满面红光的男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因为急着登船,足足被牛德旺敲了一百两银子,外加一只玉镯子。

少年爱财,却不是视财如命,因为棒儿黑曾提出说,只要少年拿的出二百两银子,他下次外出采买的时候,就带上少年,并帮他沿路寻找那个宫装女子,弄清身世。

后来,少年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将银子砍到了一百五十两,如今,少年已经攒了一半有余。

少年一直想找到白胭脂说的那个宫装女子,想问问她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娘亲,又是为了什么将他丢弃在这里。

而当得知少年想要离开后,客栈老板红姨,只是笑骂少年一句没良心,白胭脂则先是去把棒儿黑一顿毒打,然后又扯着嗓子让少年赶紧滚,还说少年银子不够她可以给,气的少年半个月没和她说话。

有一次棒儿黑喝高了酒,借着醉意,跟少年说了几句知心话,他说少年这叫狼心狗肺,白眼狼,客栈辛苦养育你十五年,让你吃喝不愁,虽然工钱不多,还一直被红姨昧在手里,而且平常活计也确实辛苦,但你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身世,说走就走,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一席话说的少年直翻白眼。

但少年不否认,客栈里上上下下一众人都对他极好,尤其是红姨和白胭脂,可以说,正是这二人联手将他养大,少年明面上没说什么,可内心对她们的感情极深,虽然二人身上毛病一大堆,比如,红姨总是一副笑里藏刀的模样,每个月都能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克扣少年工钱,而白胭脂性子薄情寡义,总是一副‘动口又动手’的行事作风,但丝毫不影响二人在少年心中的地位。

少年也想过,这个表面上话语不多的棒儿黑,也许并不是真的要帮他去寻找娘亲,他只是担心少年,哪天又不声不响的偷偷溜走,会在外面遇到险事,因为棒儿黑时常架着马车外出采买,见识多,他告诉少年,外面的世道很乱,并且越来越乱,但人要活下去总得有个盼头,小小年纪的少年已经明白这个道理。

走到半路,少年看到大街北面一座小院门口,有个老头开门出来,然后四处张望。

少年只知道老头姓闫,为人和善,且做事公正,又懂得不少医术药理,平时住户们有个小伤小病,都是老头看好的,但老头从不曾收取分毫报酬,德高望重,所以人们一有争端,总会找到老头评判,久而久之,老头就成了小镇的主心骨、话事人。

少年还记得,自他记事起,老头就是这副模样,十多年间,老头好像再没有苍老一分。

闫老头也在人群中看到了少年,他抬起手高声叫了几句,但人群中声音嘈杂,而且少年已经转回了头,并未听到,老头无奈的放下手臂,口中叹息出声。

此时,渡口栈道上,一个干瘦的中年人,从河里往脸上抄了把水,正是船老大牛德旺,他转头看到人群中有个少年兴冲冲的走来,连忙伸手指道:“小兔崽子,给我站住,再敢往前一步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少年停下脚步,喘了口气,眯着眼说道:“老牛头,你就不怕红姨把你剁碎了熬汤?”

牛德旺眼中的狠厉不减,但语气却弱了三分,叫道:“少拿你家那个老女人吓唬我,老子不是吓大的,”话音刚落,牛德旺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凉风,从客栈那边吹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是吗?”少年轻轻的又往前跨出一步。

牛德旺感觉少年这一步不是踩在地上,而是踩在他的脸上。

两人身后的一群客人,方才还在心里埋怨少年耽误时辰,看到牛德旺吃瘪后,纷纷换上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就连船上的几个船夫,也极力憋着笑意。

人群中,只有一人始终皱着眉头,面色慢慢阴沉下来,目光在牛德旺与大船之间来回流转,若少年看到,肯定能认出,这正是方才在客栈对着他问东问西的银衣男子。

此刻,牛德旺气极,一脚跺的栈道嗡嗡作响,“唉……算老子求你了,别过来了可好?”

少年扬了扬脑袋,说道:“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说完,他抬起手掌看了看,好似上面有什么脏东西,并张嘴朝上面吹了口气。

牛德旺撇了少年一眼,他自然明白少年的意思,随后,一脸肉痛的从腰间的钱袋里,摸出几块碎银,一把丢了出去。

“拿走……”

少年眼疾手快,稳稳接住,然后旁若无人的清点起来,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牛德旺差点就要忍不住上前,将其一巴掌拍死。

“一、二、三……老牛头,才这么点……是不是太小气了些!不然我自己过去拿?”少年一脸鄙夷的说道,然后,又抬起了左脚。

牛德旺怒火中烧,但却无可奈何。

他还记得,十五年前,还是婴孩的少年,被人丢在了四月风客栈,他去喝酒的时候,曾远远看到过一次,虽然觉着这孩子有些怪异,但是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也曾问过大街北面的闫老头,但闫老头每次都装作没听见,牛德旺没辙,因为老头本就有些耳背。

有一次牛德旺趁着婴孩无人看顾,偷偷溜到房内,想一看究竟,但刚抬起手,还没触到婴孩,就察觉背后一阵猛烈的杀机传来,顷刻间,牛德旺一身酒气醒了大半,他丝毫不怀疑,若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自己必死无疑。

等牛德旺回过身时,后背早已汗湿,那个被人叫做红姨的客栈老板,就静静的站在门口,二人相识多年,红姨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牛德旺极少见到她面无表情的模样。

直到五年前,婴孩已经十岁,长成个小小少年郎,兴许是因为贪玩,少年偷偷躲在一个客人的行李中,被人搬进了大船船舱,起锚时,牛德旺发现了异常,大船比平时吃水要深了不少,按理说,当天船上的客人并不算太多,也无太重的行礼,他前前后后检查了数遍,依然没有发现问题所在,再加上客人不停的催促,牛德旺只能匆忙起航。

下一刻,异变突起,大船刚刚驶出渡口二十来丈,原本风平浪静的千金河,突然惊起大浪,船身也跟着猛烈的摇晃起来,牛德旺暗道不妙,转眼间,一个数丈高的浪头袭来,直接将大船拍向岸边的栈道,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船身四分五裂,惊魂未定的牛德旺,隐约看到飘在河里的一包行李中,有个脑袋探了出来,牛德旺定睛看去,不是那少年又是何人?

牛德旺心里有种预感,千金河上这惊险的一幕,必定与少年脱不了干系。

那一天,一船三十余个客人,淹死六人,等牛德旺将那少年救起时,少年已经昏迷,吓的半死的牛德旺,顾不上半死不活的船客,慌忙将少年扛起,跑向客栈,牛德旺相信,要是少年有个三长两短,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之后,少年吊着一口气,一连昏迷六天,最后是白胭脂按奈不住,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思,去将住在大街北面的闫老头拉来。

要说这闫老头,也确实当得起‘博学多才’这个词,各种奇行巧计更是信手拈来,他找了根苞米棒子,放在火堆上点燃,然后在少年头顶上来回旋转了数圈,口中还一直念念有词,后来,他告诉众人,这是在给少年叫魂。

神奇的是,仅仅小半柱香的时间,少年已经开始慢慢醒转,临走前,闫老头告诉客栈众人,少年命里犯水,切记!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