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灵异 > 亡人墓 > 第五章 幻

亡人墓 第五章 幻

作者:施兄好胸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0-02-09 19:17:41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王墓爬进洞,打开了火折子,里面是一条狭小的甬道,血迹斑斑,刚才的人影肯定是从这里逃走了,王墓顺势往里面爬去,爬了三五米,旁边一块突出的石头引起了他的注意,上面除了血迹外,居然还挂着一撮红褐色的毛发,王墓拿在手上嗅了一下,还有一股腥臭味。

莫非不是活人,王墓想到那次刺杀潘胖子时,他不小心打翻了一口棺材,里面居然跳出一个全是长满毛发的尸体,刀枪不入。

若这次是跟上次一样的脏物,怎么会被匕首伤到,还留下鲜血。

王墓决定追下去一探究竟,他爬啊爬,等他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面前的甬道慢慢变得宽阔了许多,远处有点点光亮以及声音传来,王墓加快了速度,连续爬了两个上坡后,他可以清楚的听到洞外有水声,此时的甬道已经可以站立起来,王墓站起来收起来火折子拿着匕首戒备的往前走去。

往前走了两米过个弯道后终于走到了甬道的尽头,此时他发现自己居然处在一个悬崖峭壁之中,下面也不知道有多深,偌大的瀑布掩盖住了他所在的洞口。

拿出绳子往上丢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瀑布太大了,钩子根本扔不出去。

王墓往下方看了看,最起码有100来米,太高了,跳下去不死都不可能。

王墓没有发现,此刻在他身后的甬道内,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他。

突然,王墓转身的瞬间丢出了手中的匕首,射中了,那物怪叫着在地上打滚,不一会便没了声响,王墓上前一看,居然是一只红褐色的猴子,只是这猴子与普通的区别太大,它居然长着一张人脸!而这人脸他居然时曾相识!麻骝西给他的身份证与此脸有着8分相似。莫非就是陈水生!

刚才的匕首正射中了它的心脏,而在阶梯射的匕首此刻还插在它的肩头,显然这就是刚才追击的那个神秘身影。

当王墓准备把猴子拖到洞口的时候,他发现猴子身上的血液全部没有了,流到地上就消失不见。

当他手触碰到猴子尸体时,从王墓触摸的地方开始腐烂了,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一堆骨头,连毛发都腐朽了。

此地太过古怪,王墓准备原路返回再去找其他出口,但在这时,甬道深处传来沙沙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王墓打开了手中的火折子,奈何火苗实在太小,照不到多远,于是他退到了洞口。

当王墓能看见的时候,居然是一条脸盆大的黑蟒,不等他有何动作,黑蟒张开血盆大口就咬了过来,此时由不得王墓考虑,前方已无路,洞口太小也躲不掉,于是王墓纵身就跳下了悬崖。。。

当王墓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医院,麻骝西正坐在他旁边嘴里叨唠着什么。

“老麻,我怎么回来的?我怎么在医院?”王墓开口问道。

麻骝西一听王墓开口说话,就跳了起来,大呼道“小王,你可醒了,吓死麻哥我了。”

“你饿不,要不要吃点东西。”麻骝西又看着王墓说道。

此时王墓确实有些饿,但他想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于是又问道“麻哥,你在哪找到的我?今天是几号?”

麻骝西见他胡言乱语,开口道“小王啊,你是不是流鼻血流傻掉了?今天是9月6日啊,今天凌晨咱们回来后就睡觉了,一直睡到下午5点左右,我饿了起来叫你,敲你的门也没人答应,我叫来老板才发现你居然嘴里说着什么吃药吃药,然后鼻子一直在流鼻血。怎么叫你都不醒,这才把你送到医院来,这不,现在都晚上10点了。”麻骝西指着墙上的时钟。

“你是说我一直睡到现在?”王墓一下就坐了起来。原来是在做梦?可为什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我以前从来不做梦的,为什么回来后连续做了两次梦,而且每次都流鼻血,王墓心想到。

“老麻,医生怎么说,我是有病吗?”王墓想问问看是不是自己身体出问题了。

麻骝西摆了摆手,“嘿,没事,医生说你太累了,至于流鼻血嘛!嘿嘿,可能需要去洗个脚!”麻骝西望着王墓一脸猥琐说道。

麻骝西又说道:“医生说你醒了就可以走了,走吧咱俩吃宵夜去。”

“好,走吧。”王墓掀开被子就下了床,他也不想待在医院。二人在沙县匆匆吃点点东西,就回了麻骝西家,王墓想今晚再去墓下看看,看一下是不是跟梦里一样,他想证实一些事情。

得知王墓今晚要下墓,麻骝西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小子还想去,你看我潜水服都准备好了。”麻骝西指了指电三轮上的潜水服,“而且我上网查过了,那户门应该是个八卦门,等我回去做一个简易版的防水炸药,炸开它。”说着便上了三轮。

回到家麻骝西用八宝粥盒子简单的做了三个炸药,按麻骝西的话说,别看个头小,这一个就能炸翻一辆轿车。

这次二人准备得充分,到了凌晨1点左右,便是又回到了王墓的家里,这次途中出了点小意外,麻骝西的三轮跑了一半就没电了!两人硬是推着到家的。

到了王墓幺叔家旁边的时候正好碰到王志起来上厕所,还好黑灯瞎火没有被发现。

二人轻车熟路的又来到了洞口边,麻骝西见王墓牵的那条黑狗就来气,说了不要带来,王墓非要带,好在它没有大叫。

这次麻骝西在前,狗在中间,王墓最后一个爬进去,里面还是如昨晚一样,水坑的水始终没有变动。

王墓见麻骝西穿上了潜水服准备下水,伸手拦住了他,“别急,我先下去看看。”说着便自己穿上了潜水服。

他想下去看看铁门旁边是不是有机关,想知道白天做的梦到底怎么回事。

麻骝西潜到水底,伸手在石壁上按了一会,果然在右下方角落按到一块松动的石头,王墓透过水隐约可以看见岸边一人一狗,这一切都与白日做的梦一样。

莫非梦里是给我提醒,让我不要走这边石门?里面也会跟梦里一样吗?王墓不敢想下去,他决定还是让麻骝西用炸弹炸出旁边的铁门再做打算。

见王墓上岸,麻骝西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跟我说的一样。”

王墓点了点头道:“是一扇铁门,你去用炸药炸吧,小心点。”

王墓并没有告诉他梦里的一切,一是怕麻骝西不信,二是怕他胆怯,不敢再下去。

麻骝西没有再说话,穿上潜水服,在包里拿了一个八宝粥罐子就潜了下去,不一会儿又游了上来,手上拿着两根线,麻骝西从包里掏出一个文具盒大小的盒子,把两根线接在上边,然后他让王墓靠边一点,双手在盒子上这么一按,只听咚的一声,整个水坑的水全都飞了起来,即使王墓躲在洞口,也被溅了许多水,边上的黑狗吓得叫了起来,王墓急忙捏住了它的嘴巴。

麻骝西转头对王墓嘿嘿一笑:“怎么样,麻哥我有两手吧。”

王墓对他竖了大拇指,走到坑边一看,下面居然有两个龙脑袋,上面的在出水,下面的在吸水。

炸药居然没有炸毁,王墓捡了一块被炸烂的铁门往里一丢,瞬间就被下面的龙头吸了进去。

见此状,王墓没有妄动,开口问道“麻哥,你看现在怎么整?”

“要不再丢个炸药炸了?”麻骝西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从包里又淘了一个炸药瓶在手上。

“别把吸水龙炸大了,咱俩都得吸进去,我先看看再说。”此时王墓注意到左边石壁上居然一滴水也没有了,都被吸到旁边的龙头里去了,而上面喷水的龙头也没有一滴水喷在上面。

王墓拿出洛阳铲,一节一节的装上,然后用铲子在石壁上敲,找到了那块松动的石头,让麻骝西靠边后,就按了下去。

这时旁边喷水的龙头瞬间炸开,王墓站的太近,躲避不开,被一块大石头打在身上击飞了出去,麻骝西也是被炸倒,水像瀑布一样喷了出来。

眼看水越来越多,王墓咳了两声喊道“麻哥,你没事吧,快,咱们出去,这里马上要被水漫了。”说着便爬起来走过去扶起了麻骝西,往洞口跑去,可是刚炸开的龙头居然堵住了洞口!王墓伸手推了推,却似乎没有动静。

眼见水已经快漫过小腿,王墓喊道“麻哥,快推啊,不然咱俩今天都得死在这!”此时麻骝西也慌了神,两人一起使劲推了龙头,但还是推不动!王墓拿起洛阳铲撬了几下也无济于事。

“他奶奶的!看样子今天麻爷要交代在这里了。”麻骝西此时已经松手了,这石头起码得有三吨,根本抬不动。

“可怜我老麻40多岁还没结婚就要死了!天天给人超度,死在这谁来超度我啊!”麻骝西说着竟哭了出来。

就这会功夫水已经漫过2人的肩头了,那天黑狗也在拼命的划拉着脚在叫唤。

“老麻,穿好潜水服咱们还能坚持一会,实在没办法咱们从吸水口进去。”王墓想到刚刚还有一个吸水龙头,于是对着麻骝西说道。

两人穿好潜水服游了过去才发现,原本吸水的龙头,此刻也在喷水!王墓不甘心,又到石门边按下了那块松动的石头,这次无论他怎么按,也没有反应,水也没有停下来,眼看水越来越多,马上就要漫到洞顶!

此时麻骝西也游了过来,见王墓没有找到出口,望着王墓的眼神仿佛在骂他,若是能开口说话,麻骝西得骂他个狗血淋头。

麻骝西气的在石门上锤了一下,他这一拳居然碰到了一块松动的石头!不是王墓按的那块,这块石头在石门上方,整个石门突然裂开,两人瞬间就掉了进去。

“老麻,你在吗?”王墓喊道。

刚才两人掉了下来,王墓一阵头晕目眩,摔得腿都快断了,喊了两声没听见回音,王墓摸出来身上的火折子,吹着之后发现麻骝西就躺在他不远处,整个人陷入了昏迷。

王墓艰难的爬了起来,借着微弱的火光往麻骝西那边走去,刚走两步,王墓脚上一滑摔了一跤,爬起来一看,原来踩到了一个火把。王墓拿起火把,不知什么年代的火把,刚刚掉下来的水又给打湿了,用火折子点了一会才点燃。

王墓点燃火把来不及看周围的情况,走过去拍了拍麻骝西的脸喊道“麻哥,麻哥醒醒!”

只见麻骝西突然坐了起来,脱下潜水服的面罩,吐了一口血水,悠悠的道“小王,这是地府吗?咱俩死了吗?”

王墓见他没事便站了起来,拿着火把四处观察,口中说道:“还没死,不过你要是再不起来看看,咱俩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王墓拿着火把才看清周围的情况,这是一个墓室,除了中间高台上的那口棺材外什么也没有。

麻骝西站了起来,看了看头顶,失声道“小王你看头顶,咱们掉下来的地方居然是完整的。!”

“我看见了,”王墓轻生道。

王墓在刚点燃火把的时候就看见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整个墓室完全是封闭的,这才过了一会儿,王墓感觉有些热,呼吸都有些困难,急忙弄熄了火把。

“小王,干嘛灭了火”麻骝西不解道。

“你没感觉呼吸困难吗?这里是没有空气的,火大了燃烧空气,一个火折子就够了,赶快找找出路,不然咱俩没被淹死,现在要被窒息而死了。”

两人摸便了整个墓室也没有找到机关与门,两人同时望向高台上的棺材,王墓开口道“现在只剩这口棺材了,如果上面没有什么机关咱俩真的要被关在这里了。”

说着两人便向高台走去,王墓示意麻骝西去打开棺盖,麻骝西伸手试了一下,有些重,开口道“咱俩一起,有点重,我抬头,你抬尾,咱俩直接给他掀开。”说着便走了过去。

王墓把挂在脖子上的铜钱取了下来放在了拿火折子的手心,他有些怕遇到那个东西。

两人用力掀开棺盖,麻骝西一个没站稳跟着棺盖摔下了高台,王墓喊了一声麻哥,麻骝西说没事,听麻骝西说没事,王墓拿着火折子往棺材边一照,这一看直接把王墓吓得跌下了高台,里面躺着的居然是他自己。!

麻骝西见王墓吓如此模样,开口小声问道:“小王,你看见什么了?里面有什么东西?

王墓没有搭理他,他只是刚才那么一瞬间有些害怕,现在想想里面的是不是就是那位假扮自己的人。?想到这里,王墓心里好受了一些。

见麻骝西走过来,他把火折子递给了他,并说道:“你自己去看吧!”

麻骝西这些年做先生一直跟死人打交道,这些东西他不怕,于是拿着火折子就走了上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把麻骝西吓得差点连火折子都丢了。三两步就跳了下来,躲在王墓身后瑟瑟发抖道“这他娘的!里面的死人怎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啊!!?”

“你说什么?”王墓瞬间转头问道。

麻骝西刚被吓到现在又被王墓吓了一下,开口道“小王,你别吓我成吗!我这刚被吓,你说话别那么大声。”

“你说你看见的是你自己?”王墓一只手抓着麻骝西说道“我看见的也是我自己。”说着王墓便站了起来,看样子应该是此地磁场太强,造成的脑部幻觉。

“咱俩一起去看,应该是幻觉。”王墓拿过麻骝西手中的火折子,抓着麻骝西就往高台上走去。

“我不去,看见自己膈应得慌!”麻骝西不情愿的说道。

“是幻觉,没事的,相信我”王墓安慰道,他安慰麻骝西也在安慰自己。

两人走上去一看,里面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人的身影!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