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灵异 > 名侦探柯南之创作生涯 > 10、我自由了

名侦探柯南之创作生涯 10、我自由了

作者:织斑翼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0-02-09 19:17:33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新一自信而又帅气地指向了其中的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早就满头大汗的古田雾崎。

“什么?你为什么好说古田是凶手!古田不可能是杀人凶手的!”竹内上说。

新一说:“不,凶手就是他。他利用了扑克千术,巧妙的把有毒的点心给了川上学姐。”

诸角问:“你说扑克千术?”

新一点点头说:“高木刑事。”

高木闻声而入,拿着警察手册说:“听了工藤的话,我去调查了一下,查出古田还在父亲古田浩,曾经是一名赌博高手,有这一流的千术。”

新一说:“所以,古田学长一样有超强的千术,操控整个牌局,因为所有的洗牌都是古田进行的。”

竹内听了,有点急,她问道:“我问你,古田用了什么?”

“嗯,好好,爸爸,我知道了。”皓辉这时候在打电话,他收起了手机后说:“竹内同学,是我的话……我不会这么问,这么一问,刚好说明你很了解古田学长。”

这句话一出,让竹内变得支支吾吾。同时,围观的学生也议论纷纷。有些人在讨论古田获得冠军是不是也是出老千的。

新一继续说:“对。古田学长用了什么千术,就隐藏在那副扑克牌里面。”说着有重新拿起另一副扑克牌。

诸角问:“这只是一副普通的扑克牌啊?”

新一说:“这牌一看就是新的,当然不可能做什么手脚。可就像赌场里面一样,古田学长利用了基本的假洗牌策略。”

暮目警部问:“假洗牌?”

新一说:“是的,假洗牌,我们看来已经被洗乱的牌,实际上关键的牌组依旧没有乱,也是这一次杀人的关键。”

暮目警部:“关键?”

新一问暮目警部:“警部,刚才的询问,我们大家都知道了吧?这一次的扑克游戏。”

暮目警部说:“嗯,是利用了最后一个个位数‘九’的神奇原理,报一个大于九小于二十的数字,再把两个数字相加,抽相加后的数字的牌数,不论怎么抽都是第十张……难道!”

新一点点头继续说:“这一次古田学学长利用了两个洗牌方法,第一个就是弹洗牌,这个的方法简单,一副牌切成两份,放在桌子上或者手指上用中指压住牌背面,而大拇指逐渐松开,让牌交错在一起。这个的手法就是只要一份的牌数多余另一份十个以上就可以。第二个就是印度洗牌,第一次洗牌时,将上面部分已经洗好的牌放到其他牌的下面,用拇指指肚分开,这样就形成一个空隙,然后古田学长快速抽动上方剩余的牌,看起来就像真的洗牌一样,最后再把底部的牌放回上方,就完成了。”

暮目警部恍然大悟地说:“原理如此,就是避免关键的部分被洗掉,就可以完成杀人了。”

新一接着说:“如果没错,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古田学长带着点心到了桌游社,在大家第一次点心分享完毕后,他就开始盘算这下毒了,下毒的时间应该是他拿走点心盒子到川上学姐端来盘子的这段时间。川上学姐端来后,他亲自装好点心,然后去洗手。回来后开始洗牌,在洗牌前习惯性地看了看牌的位置,然后洗牌过程中偷天换日地玩转两张鬼牌。第一次,让竹内抽到。我想这一次是川上学姐计划好的,川上学姐因为实力的关系,怕参加不了不赛,就想着利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她同时又唆使大川往诸角的杯子里加泻药,目的是百分百保证两人无法参加争夺比赛。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的男友将计就计,把有毒的点心给了她。她吃到了有毒的点心后,她第一个想的应该是漱口,就抓起自己顶的杯子就喝,结果因为是咖啡吐了出来,在嘴里氰 化钠和咖啡混合在一起,被她吐到桌子上,然后就在痛苦的挣扎中死去了。”

新一又说:“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要让自己身上沾上毒物吧,行凶再怎么谨慎,沾到毒物在所难免,如果自己事后主动接触毒物,身上有毒物的证据自然消除了。古田学长虽然洗了手,但他还是担心自己手上的毒物残留,因此洗牌、抽牌一个人全程操作。在死者死去后,故意弄乱扑克,也是怕万一手上有残留的氰化 钠沾到扑克,留下证据。”

暮目警部点点头,他又看看皓辉,这家伙似乎没有任何要打扰的意思,他真的有工藤老弟说得那样吗?

古田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这个都是你的推测而已,你这个高中生侦探恐怕也是浪得虚名罢了。你说我有什么理由杀死自己的女友?”

皓辉这时候说:“不,你有的,你和川上学姐存在着非常特殊的关系,就是这个关系,迫使你必须这么做。”

特殊关系,难道我曾经干出来的事情被他知道了?古田心里想着,不安的心剧烈地跳动着,手指也不停地动着。

“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也是侦探吗?什么特殊的关系?川上帮我垫付父亲的医疗费,到我们交往过了几个月,这能说明什么?”

竹内真理也问:“这个,不可能的,这个太荒唐了,雾崎怎么可能会因为还不起医药费而杀掉川上,你们说的太荒唐了!”说完退了一步,现在药效还在,她感觉更加疲惫了。

皓辉看来感觉到这个川上死了活该,这到底加了多少药?这么大的量,难道不怕死人?不过,从她小时候干出那样恶劣的事情,这件事算是十分“温柔”的。

皓辉说:“医药费只是个引子,川上学姐要做的是另外的一件事,这个和她小时候有关。”

皓辉拿出暮目警部报告说:“在川上学姐小学时,家庭就对她很严,近乎变态,也造就了争强好胜的,但是剑走偏锋,为了获得第一,她亲手毁掉了自己年级段的优等生。这个对优等生来说像是噩梦的一段经历,而最后那个优等生死于一场车祸。”

暮目警部听了也捂住额头,这件事一联想真的太可怕了。

竹内问:“川上做了什么?”

皓辉说起:“把她送到了一个**那里,而这件案件的犯人,在那个优等生出车祸三天后被警方抓住。”

听到这里,不仅仅是竹内、诸角,连古田和新一都大吃一惊,没想到川上会有这如此变态的心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还是小学生的她心理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的坚如磐石,这个从她的日记里可以看出来。”

暮目警部问:“橘君,这件事和这次的案件有什么联系?”

皓辉说:“这个事件,也算是这个案件的导火索之一,没有这件案件,这次的杀人可能要延后几个月,或者几年时间,因为嫉妒的力量。在那个优等生死后,做为罪魁祸首的川上并没有被怀疑,她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的兴奋。直到升高中,古田学长出现的。”

诸角问:“这到底是什么事情?”

皓辉说:“也算是我个人的判断,在高一古田学长父亲生病的时候。川上学姐因为某件事,把你捆绑了起来,当然你那时是不知道的。”

暮目警部问:“是什么事情啊?”

皓辉说:“这个,警部回去调查了会知道的,我想应该和他父亲生病有关。我继续说下去吧,原本她只是想小学时候一样,借此毁掉你,但是渐渐的她诞生了更加可怕的想法,操控你的人生。所以,川上学姐的日记里才会出现牢笼、小鸟、自由的词眼。”

古田突然说:“不要再说了。”

皓辉不予理会,依旧说:“这件事让你痛苦不堪,任人摆布。当你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成绩下降,直到高一第三学期才恢复过来,当然也有川上选择和你交往,虽然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样复杂的情感。但当你以为一切都过去的时候,川上在你的成绩再一次超过了她时,又提起这件事情,因此成绩才第二次出现波动。你知道什么组队参赛,都是控制手段。当然你的性格是看似平静,实际非常容易走极端,这一点连川上学姐都没有意识到。你没有屈服,而是开始拟订周详的计划。”

古田额头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他再一次想像无力的野兽一样喊:“不要再说了。”

皓辉继续说:“你父亲是赌博高手,你自然也会玩牌,你应该想了很久很久,终于把手法用到了扑克上。你买了点心,再一次和她组队。然后就像工藤说得一样,按照千术的方法,毒杀了她。”

古田心里感觉冰冰冷冷,一丝绝望也在升起,但是他慢慢感觉到另一丝阔别已久的感觉,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皓辉话音刚落,流着泪水的竹内说:“不可能的,雾崎怎么了会杀人?证据,你们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雾崎杀了人?”

新一说:“证据估计就在古田学长身上,整个房间都搜过了,没有毒物反应,连周边和洗手的地方暮目警部也派人搜过,一样没有毒物反应,案发后警方不允许大家离开现场,所以带着毒药的容器还在他身上。”

暮目警部马上下令搜身,在古田西装校服的内袋里发现了一个瓶子,还检测出氰 化钠反应。

竹内转身看着古田,秀美的眼睛早已被泪水淹没,变得朦胧起来。

“这,雾崎,你快点说啊,说可能是有人家伙给我的,说这个……说你的推理有漏洞。只要说道其中一个,他们就不成立的。”

古田轻轻推下竹内的手,然后说:“对不起,真理,这真的是我做的。我真的受不了想川上这个混蛋一次次的对我的压榨。”

竹内不敢相信地问:“什、什么?雾崎,你真的杀人了?这不是真的。”

古田说:“正如这位学弟说的,如果是医药费的事情,我也不会这么做,可是她利用其他事情,一直操纵我,我感觉我的人生就像机器人一样没有色彩。就在一个星期前,我再次找她,希望她不要再以这件事操控我了。可是却换来她一句‘你可是一个小玩具’这样的话,所以我就……”

竹内问:“雾崎,到底是哪件事?”

古田说:“警官,你可以让其他人离开吗!就留下真理和你们,压抑了这么久,我也想找个人说说。”不知道为什么,古田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暮目警部也同意,一部分警员和新一、皓辉一起走出桌游社。

新一走出来问:“橘,听了这个故事,我有个疑问,川上学姐既然是为了操控古田学长,那为什么要和他交往呢?”

橘说:“谁知道呢,也许是发现了共同的桌游爱好,也许是一见钟情,也许是心灵的愧疚,但这个答案随着川上学姐死去,永远成了一个谜了。”

大约过了几分钟,已经戴上手铐的古田走了出来,他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泪水朦胧了他的视线,他似乎在喃喃着:“现在,我终于、终于自由了。”

而在他后面,竹内真理早就泪流满面。

新一问:“橘,你说他被抓住的把柄是什么?”

皓辉说:“嗯……我刚才问了我爸爸,他那时候还在东京都地方警署工作,他的线索告诉我,古田学长是为了医药费去赌博了,这件事却不知道怎么被川上学姐知道了,成了把柄。”

新一惊讶地问:“你为什么不在刚才说?”

皓辉说:“因为,把犯人逼到绝路的感觉并不很好。该得撒手时且撒手,该饶人出且饶人,古田学长把答案告诉了竹内同学这个青梅竹马,说不定是最好的方法。嗯?怎么地震了吗?”

这时的学校地面有微微地震动。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