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玄幻 > 肖想已久 > 54

肖想已久 54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2-09 16:48:13 来源:闪舞小说网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突发性脑溢血,正在手术室抢救。35xss

事情来得太突然,没能防备,乔建良倒下去的时候跟周林在一块儿,爷俩今天去了公司,还在西餐厅吃了顿晚饭,吃完出来一上车就出事了。

乔建良一直患有高血压,平时饮食起居都不怎么规律,为了生意应酬经常熬夜喝酒抽烟,这些都是突发性脑溢血的诱因,加之他年纪大了,直接病来如山倒。

秦肆陪着乔西赶往医院。

乔西平常再怎么不待见乔建良,此刻心也是刷地就凉了。脑溢血是急性脑血管病中死亡率最高的一种,即便能治好,也会出现偏瘫、失语等严重的后遗症,后期的康复治疗亦十分繁琐冗长。

她思绪乱得要命,心口像压着一块大石,从接完电话就没怎么说过话,抵达医院后率先就往手术室赶。

她是第一个到的,比周美荷还早十几分钟。

周林木讷地站在手术室外,见乔西来了,黑沉的眸子骤然紧缩,迟疑了片刻,才出声喊人。

“怎么样了?”乔西问,语气比较急。

周林说“才进去不久,刚刚医生出来过。”

他说话时,兴许是之前被吓到了还是如何,被乔西一问,脸部终于染上焦急担忧的神情。乔西不曾注意到,有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她立马过去。

手术不算大,但耗时长,周美荷姗姗来迟,不过反应比自己儿子大多了,她再怎么不待见乔西,对丈夫还是关心的,即便有小心思和手段,此时的关切担心不作假。

乔建良被送到医院之前没有任何应急措施,那时他已经昏迷并伴随着呼吸困难,症状非常严重,好在经过一番全力抢救,勉强捡回一条命。医生们不好妄下猜测,毕竟周林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这时候哪能责怪一个孩子没有采用应急措施呢,能把病人送到医院来都算好的,他们只能告诉家属,突发性脑溢血是高复发性疾病,以后一定要注意。

这次的出血是在深部脑组织,属于比较严重的情况,手术虽然成功了,但苏醒还得视乔建良的身体状况而定,一般来说是一到三个月。

乔建良一出手术室就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什么时候能出来医生也不能保证,只让家属别过于担忧,毕竟之后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而且乔建良还算幸运,要是出血是在脑干部分,多半再也醒不过来,以后都将是植物人状态,再者他这次送诊拖延太久,差点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能救回一条命都算祖宗保佑了。

乔西先在手术室外候着,之后又在重症监护室外等了几个小时,她自己都记不清到底站了多久,反正过来时天黑,经秦肆提醒才知道已经翌日天亮了。 35xss

她倒不觉得困乏疲惫,还亲自开车回了一趟乔家,给乔建良收拾些必用品,对比干着急什么都不做只会一个劲儿询问医生的周美荷,显得更为冷静,至少头脑清醒阵脚没乱。

秦肆自始至终都守在一边,见她脸色略苍白,面色疲惫,去外面买了热粥回来。

“吃点东西,歇一歇再过来。”

“没事,”乔西说,看了看重症监护室里面,眼皮子一垂,再用余光扫到陪自己熬了一夜的秦肆,心头一软,还是改了话语,“待会儿就来。”

心里难受是肯定的,父女俩之间的矛盾再大罅隙再深,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都算不了什么,何况当初离婚,只有乔建良肯要她,也是乔建良主动提出要的,这几年待她还算尽心尽力,知晓要弥补。亲情这玩意儿很难说得清,往常巴不得离得远远的,现下却寸步不离,到底人非草木。

说不上何种感受,站了许久,乔西还是去喝粥。

秦肆轻声宽慰“没事的,捱过了手术就好了一大半,别太担心。”

粥还是热腾腾的,专门用保温桶装着,秦肆不咋样的一个人现在却很有心,还买了小菜,以及其它可能会用上的东西。

乔西喝了半碗粥,瞧见她面上的惫倦,抿了抿唇,语气轻缓地说“我没事。”

言罢,抬眼看着秦肆,“你也先回去休息吧,一晚上陪着跑来跑去的。”

秦肆亦在喝粥,顺手夹了筷子小菜进她碗里,知晓是在关心自己,话到嘴边又咽下,直觉现在不能冲动添乱,便一口应下“嗯。”

答应得飞快,吃完饭却没走,而是继续留下。

乔西在过道的凳子上坐着,秦肆就在旁边陪候,期间医生进出重症监护室几次,查看乔建良的情况,所幸还算稳定,没大问题。

中途周美荷和周林回了大院一趟,先把家里和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妥当,还有公司那边。家里四个人,公司都是乔建良独自负责,如今他倒下,主心骨就没了,从苏醒到恢复至少得要半年时间,即便恢复了能不能胜任工作都是未知数,接下来还有一场持久战要打。

周美荷焦头烂额,她一个教书的哪懂做生意,想着要找娘家人帮忙。

乔西不清楚她的打算,留守在医院,干坐到大中午,彼时医院里清净许多,正值饭点连值班的医生护士都少了,熬了那么久,她终于捱不住倦意抵着墙壁阖眼小憩。35xss秦肆坐在旁边,发现她不知何时睡着的,愣了愣,想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又怕把人惊醒,犹豫半晌还是没有,而是坐过去一些。

最终,乔西歪斜斜倒在她肩上靠着,整个人倦极,坐着都睡得沉。

干熬了一晚上,眼下微青黑,嘴皮都干,气色很是不好,明明乏累不堪,却忍到坐着都能睡着的地步。秦肆眼神变了变,脸上显出两分深情温柔。

两个人这般依靠着,在安静的医院过道里倍显瞩目,秦肆向来不内敛,尤其当乔西睡着,什么情绪都表现在面上,甚至是疼惜。

傅北一来,就见到了这一幕。

秦肆没动,她亦没动。

四目相对,眼神深沉,毫无遮掩地打量着对方,可又谁都不开口,不惊扰在休息的那个。秦肆眼皮子一掀,冷淡淡地看着,如果不是这人逐渐走近,按她的脾性都不愿意看一眼,而傅北则更为自持从容,她没较劲儿的心情,目光从秦肆身上移开,瞥向一边的乔西。

乔西还穿着从她那里带走的衣服,脚下就一双家居拖鞋,今天气温低比较冷,穿成这样不太好受。

到另一端坐下,傅北亦在旁边候着。

乔西没睡多久,毕竟坐着,睡久了也难受,一睁眼就注意到了傅北,同时发现自己歪斜着身子,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秦肆先让开,给台阶下,把她的话堵回去,她张张嘴,最后还是朝向傅北问“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傅北说,“周阿姨说乔叔叔在医院,刚动了手术出来。”

乔建良是昨天晚些时候倒下的,乔西她们一直守在外面都没来得及告知其他人,今天周美荷回去才说了这事,恰恰傅北回去了一趟,当即就先过来了。

好歹邻里邻居的,傅爸不多时也过来看看,梁玉芷还有事不能来。

还有赵家、周家的人,以及一些老熟人和生意伙伴。

大家这么多年都认识,不管关系再如何,这种时候怎么也该来一趟。

乔建良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医生不敢说打包票之类的话,只安慰家属不要过于忧心,手术期之后是很关键的时期,既靠医生也看乔建良自己,手术成功能不能醒过来难以肯定,只能说一般情况下会醒,时间久一点罢了。

现在才第一天,来的人都只在外面瞅一眼,也没啥法子。

周美荷哭了好几遭,眼睛都是红肿的,周林后知后觉地一脸自责,但分外沉默,鲜少开口说话,只有旁人问才简短应答两句。

傅爸随口问了句“医生怎么说?”

周美荷擦擦眼泪,“要等一阵子才能醒,现在还不能出来,没度过危险期。”

傅爸镇静平和,他私下里脾性不错,出言宽慰了几句,之后像是想起什么,再问了问周林当时的情况。

本就该问的,毕竟那时乔建良和周林在一起,只不过乔西和周美荷之前都在关注手术室里的乔建良,就没管这些,故而当傅爸说出这个问题后,乔西蓦地看向周林。

周林脸上的情绪一闪而过,像是慌张,又像是遮掩,故作镇定。

其他人没察觉到,斜对面的傅北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变化,她从不曾关注周家这个孩子,毕竟周林与她们年岁相差大,话不投机半句多,可眼下细细一观察,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子,似乎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纯良简单。

傅北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周林,想从他神情之中探究出什么,可还是一无所获。

经过了一晚上和半个白天,周林已然平复了情绪,他定了定心神,一五一十地把昨天的事情经过讲述一遍。

无非就是去公司待了一个白天,乔建良念及他喜欢吃法餐,就带他去了,本来都好好的,只是刚一上车,还没来得及发动车子,乔建良就犯病了。停车的地方虽然在街道上,但那时已经近天黑,周遭没人,他先拨打急救电话再跑出一段路找到人帮忙,之后等待救援。

十来岁的孩子,危急时刻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他虽然不懂急救措施,可至少还反应迅速地打电话、找路人帮忙。

傅爸抬手拍了拍周林的肩膀,表示赞赏与安慰,并说道“这次多亏了你,你……叔叔应该没大事。”

本想说“你爸”的,可顾着乔西在场不好这么说,况且周林还没改过口,平时就叫乔建良叔叔。

乔西的反应与周美荷周林不同,她从头到尾都比较冷静,脸上泛着疲惫,所以整个人没什么精神,也没怎么招呼来探望的人,亦不加入其中,独自候在一边,显得格格不入。

在众人眼中,这般做法显得未免太淡漠了些,他们没有看到乔西在手术室和重症监护室外守了多久,亦体会不到乔西的情绪,只知道父女两个感情出了问题,乔西不怎么关心乔建良。

连身为继子的周林都会落泪,亲女儿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不吭声不喊人,就杵那儿站着,脸上一丁点儿担忧的神色都没有。

医生过来了一次,喊家属过去。

乔西去了。

周美荷和周林留着接待大家,所有人纷纷一言一语地安慰母子俩。

伤心是肯定的,周美荷几乎以泪洗面。一家子都巴望着乔建良,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要是醒不过来或者偏瘫了还是怎么样,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周美荷一方面心疼他这个人,另一方面也在忧心接下来怎么办。

乔家那么大的家业,现在谁来管?即使有人管,可乔建良昏迷着,死不了也醒不过来,资金周转什么的也是大问题,太多事情了,像一团解不开的乱麻。

一群人乌泱泱聚在一处,秦肆看不下去,跟着出去了。

傅北皱眉,瞥了眼面前的这些人,亦忍受不了,想走开,结果被梁玉芷用力拉住。

“你去哪儿?”梁玉芷问,不退步,能看出这是想干嘛,执意拦着不让她去找乔西。

“有点事,出去一下。”傅北淡声说。

梁玉芷挡住去路,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哪儿都不准去,就在这里待着!”

可惜力气不敌,直接被甩开。

傅北径直出去,都不管这行人。

周美荷见此,脸色不太好,梁玉芷心有怒气,强忍着不发作。

来探望乔建良的人天黑之前都走得差不多了,秦肆临时有事要回大学城那边一趟,傅北还没走,中途出去买晚饭。

乔西和周美荷被医生叫过去了几次,医生把情况都一一告知她们,反正乔建良近期内是不会醒的,之后可能比较辛苦,每天都得有人守着。

现下没有其他人在场,听到要过来守着,周美荷没有吭声,还是乔西应下,听从医生的话。

一天相处下来,医生能看出谁才是真关心病人的那个,不过没多话,把注意事项都一一交代清楚。

期间周美荷接了一个电话,先出去了,直到谈话结束都没回来。乔西在里面待了十来分钟才回去,结果一走到门口,就听见周美荷与电话那方的人的对话。

她顿住身形,站在原地听了好一会儿。

——现在乔家没人主持大局,周美荷脑子进了水,想让周家来帮忙。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齊東野語的深水鱼雷,木子、性冷淡的鱼干、你好高冷哟的火箭炮,胖路的手榴弹,江天一色(x11)、莫斯提马我老婆(x5)、瘦、淮、暗香盈袖、ezeln、佐佐爱吃肉、梅川酷子、离骚、羊崽、晋江书虫、生而为人9102、青丝绕手的地雷,以及小天使们的营养液。,,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