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玄幻 > 藏剑江南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千年之后的重逢

藏剑江南 第三百八十六章 千年之后的重逢

作者:劫然一身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2-09 16:42:32 来源:闪舞小说网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夜色已深,山风不知何时偃旗息鼓,归于寂然。 35xss整个东洛剑宗一片静谧,白舒盘膝闭目于深涧之前,身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银霜。

忽然间白舒睁开眼睛,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抬首仰望着漫天星斗。

今夜是一个朗夜,无风无霭,天地间清明荡澈,星辉之光纵横四海,好不炫彩夺目。繁星之中东方星宿明亮,隐隐在夜空之中织成一张大网,星阵之中两颗主星更是格外的明亮,只不过这两主星一颗在正宫之位,另外一颗却向南方偏移。而此时此刻,第二颗主星隐隐有了归位之势。

白舒负手而立,仔细端察星象,星阵连成一道长河,摇摇指向东洛的山巅。白舒顺着星阵所指的方向望过去,顿时紧紧的蹙起了眉头。

在叶桃凌天启之后,沛然剑气横扫东洛,方圆数里都不会升起雾霭,可此时此刻,东洛的山巅竟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如同东洛剑宗的一片禁区。白舒心里清楚,那是剑宗的剑冢所在,他曾经和宗主登上过一次剑冢,踏着漫天星河封剑。

白舒站在原地犹豫片刻,心里始终觉得不踏实,最终还是离开了住所,往剑冢的方向行去。

越过长长的阶梯,白舒终于登上了云端之上的剑冢,在剑宗之上站稳的那一刹那,白舒甚至有一种站在世间最高峰的错觉,恍惚间白舒分不清楚,这里究竟是天上,还是人间。

“你来了?”就在白舒精神恍惚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白舒吓了一跳,连忙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身素衣的宗主站在剑冢的雾霭之下,脑后用玉簪盘起云鬓,正笑眯眯的望着白舒。

白舒赶忙见礼,毕恭毕敬的道:“宗主,您怎么在这里?”

宗主对白舒招了招手,白舒上前几步,凑到宗主身前。宗主亲昵的伸出手来,揉了揉白舒的脑袋。

“你也看见星了?”宗主笑吟吟的问道。

白舒点点头,他不懂观星,只能根据星象的排列推测出一些最基本的信息,若是再往深了探究,白舒却是做不到的。35xss

宗主抬头望着夜空中灰蒙蒙的雾霭,心情似乎是格外的好,她意味深长道:“主星归位,这是好事情啊,这可是千年以来,头一遭呢。”

白舒不明所以的望着宗主,却琢磨不透宗主话里面的意思。

宗主没有接着说下去,反而话锋一转问白舒道:“好孩子,你身上可带了什么东西吗?”

这话问的白舒一愣,他下意识的把手伸进自己的怀里,此刻白舒身上除了董色的香囊和叶桃凌的发簪,就只剩下一堆皱皱巴巴的符纸了。

白舒对宗主摇摇头,回答道:“我并没有带什么特别的东西。”

宗主又笑了,她笑得是如此的讳莫如深,宗主接着问白舒道:“我曾经刺过你一剑,你可记得?”

白舒的思绪瞬间回到了那一个午后,宗主用纸折了一柄剑,刺向了自己。就在这回忆电光火石的一刹,白舒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宗主笑着对白舒点了点头,然后宗主又拿出了一柄纸剑,白舒只看了一眼,就惊的说不出话来。只因为宗主那柄纸剑,和白舒在小书阁七层拿到的那柄纸剑一模一样,厚重的质感,泛红的色泽。

白舒仍然清晰的记得陵

武城的春天,星院之上叶桃凌被星阵炼化时的场景,那包裹着叶桃凌缓缓上升的星障,天剑术斩不破,千剑阵搅不碎,就连九十九道杀字神符组成的符阵都没能撼动其分毫。到了最后,还是白舒用着红色小剑摇摇刺了一剑,才在星障之上撕了道口子,把叶桃凌从化星的边缘救了下来。

白舒从怀中拿出自己那柄纸剑,暗红色的纸剑此刻忽然一闪一闪的发出光亮,如同有生命一般,畅快的呼吸了起来。

白舒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忽然之间,白舒手心中的纸剑传来了灼人的热度,烧的白舒手一哆嗦,那暗红色的纸剑顿时坠入风中。35xss于此同时,宗主手中的纸剑也被她丢了出来,两柄纸剑在风中飞舞,紧紧的缠绕在一起,又迅速的分开,你追我赶的奔逐,像两个久别重逢的亲人。

剑冢之上,红光大作,将云上雾霭染成绚烂的朝霞。说时迟那时快,两柄纸剑忽然分离,剑尖相对,猛然碰撞上去,两柄纸剑顿时化为齑粉,点点红色散开,如同花粉虹雾。片刻之后,红雾散去,空中红色光华迅速收敛,最终汇聚在空中横悬的一柄宝剑之上。

珠光宝气隐去之后,这剑还散发着微微的红光,表面是暗哑色的金底,上面盖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朱砂红。

此剑剑长全不似普通制式的三尺三,打眼看过去约莫有五尺多长,造型古朴,气息浩然,算是当之无愧的一柄长剑。

白舒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胸腹间熊熊烧起了一团烈火,那是爱剑之人对于神兵一种近乎本能的占有欲。

那长剑微弱的红光映在白舒的眼瞳之中,更如同一团妖异的火焰,闪烁的火光之下,是白舒那最为原始和野性的贪婪。

白舒自从将星陨赠给了叶桃凌之后,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一把像样的名剑,更何况纵使四国的铸剑师齐聚,也难以找到一位能锻造这么一口长过五尺的宝剑,当真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

白舒的神色变化被几步之外的宗主尽收眼底,可宗主此刻的激动,比起白舒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宗主喟然长叹道:“一千年了…一千年…谁能想到你们两个竟还有重聚的那一天…”

宗主言到此处,情绪不自觉激动起来,竟禁不住老泪纵横,眼泪落在宗主的素衣之上,灼出了一块块暗色斑点。

白舒这时才回过神来,也终于收起了对于宝剑的觊觎之心,光是看宗主这个反应,也知道这柄剑对于剑宗的意义非同凡响,说不定还是东洛剑宗的镇派之宝。

白舒想到这里,抬头遥望漫天星斗,只见东洛星宫之中两颗主星已经合二为一,归于正位,高高悬挂在东洛星宫之巅,如同漫天星斗之中睥睨天下的帝王。

白舒心中微微一叹,自知自己难以染指宝剑,便爽然道:“恭喜宗主宝剑失而复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宗主抹掉脸上几滴老泪,颇为疑惑道:“你怎知这宝剑是失而复得?”

白舒自然知道宗主为何疑惑,因为这两柄纸剑其一,是白舒从太虚小书阁七层之上取下来的,现在二者合二为一,最多算是珠联璧合,却谈不上什么失而复得。

白舒没有直接回答宗主的问题,反而漫不经心抬眸看了一眼夜空,宗主顿时恍然大悟,连连拍手道:“

你看我这一高兴,都成老糊涂了,今夜若你不来这剑冢,我也要去找你的。”

白舒微微点头,随即说出了自己心中的不解:“宗主,这东洛剑宗的宝物,怎么会跑到我们太虚去呢?”

白舒还记得自己上小书阁时的情景,当时第一个木盒子是竹简,第二个木盒子是杀字符,第三个木盒子就是这柄纸剑。

杀字符并非太虚祖师所留下的六道神符之一,而小书阁第七层却是太虚祖师所设下的须弥芥子、袖里乾坤的大神通。这说明存放杀字符的那个木盒子,原本是装了其他的东西,只不过到后来,别人取走了而已。

那么白舒就需要弄清楚两件事情,其一,第二个盒子里面曾经装的是什么,里面的东西现如今又去了哪里?其二,那柄纸剑是不是太虚祖师亲手放进第三个盒子里面的,这和东洛剑宗有什么联系,为什么第三个盒子没有禁制,可以轻而易举的被人打开?

宗主面对白舒疑惑不解的目光,轻轻咳了一声,缓缓道出一段尘封多年的往事。

“传说天地初开之时,天地间有一道鸿蒙剑气,这剑气不断被天地灵气淬炼,最终一分为二,化成一阴一阳两柄古剑,遁入山林…”

再次听到有人说起这段故事,白舒依旧止不住的唏嘘,白舒有预感,他即将揭开一个太虚和剑宗共同守护了上千年的秘密。

宗主说到这里,停顿了很长时间,似乎是在思考如何跟白舒叙述整个事情的经过,又似乎是还没做好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的准备。

白舒望着宗主那满头银丝,目光之中满是耐心与尊重。他没有催促,也没有接着提问,只是安安静静地等待,谜底揭晓那一刻的答案。

沉默良久,宗主才继续说道:“这两柄古剑一阳一阴,阳剑遁入太虚后渊,化千仞巨峰,阴剑落于东洛剑池,蛰雪藏于水…”

宗主话没说完,话中还有很多未尽的意思,还有很多未挑明的事情,可白舒只听这一句话,他立刻就明白了。

白舒狠狠一拍大腿,脱口而出三字:“洗剑池!”

宗主点头道:“没错,那阴剑落下的地方,正是洗剑池中。”

白舒心潮澎湃,连连念道:“洗剑池…原来是洗剑池!”

白舒终于知道为什么剑宗和太虚都有一方一模一样的池子,名曰洗剑,这洗的不是别的,正是上古两把阴阳神剑之一。白舒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每每注视洗剑池的时候,都会在池底看到若有若无的光点。

再结合着阴阳二剑都在太虚这个消息,白舒终于看懂了太虚观的道脉,阳剑在后渊,阴剑在山门,这一阴一阳二剑,正是太极图的两个阵眼。

白舒想明白这其中一切,不由得状若癫狂,这个一直困扰着他的最大的问题,终于水落石出。

白舒咬牙切齿道:“干他娘的,原来是在阵眼的位置,我早该想到…我早就该想到的啊!”

白舒对自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只有宗主一个人默默静立,看着白舒在那里又哭又笑,像个傻子一样。

“孩子,【零零看书00ks】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剑宗的剑,会跑到你们太虚观去吗?宗主一句话将白舒的思绪拉了回来,在很多问题没有弄明白之前,白舒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