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玄幻 > 大臣们逼我当男后 > 第82章 第82章

大臣们逼我当男后 第82章 第82章

作者:且拂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2-09 15:53:27 来源:闪舞小说网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焦昀没跟聂柏昶客气, 这一路上他无时无刻都在想找到人怎么先捶一顿再骂一顿, 等干完这些, 他最后绝对不打算再理他, 自己一个人进京!

不是不想他跟他一起进京吗?

他还真就不跟他一起了。 35xss

聂柏昶这么一转身, 焦昀直接就撞在他怀里。

聂柏昶浑身硬邦邦的, 反倒让焦昀鼻子一疼,更气了, 他这辈子都没气这么狠过,往日来的淡定都没了,直接揪着聂柏昶的衣襟“也你个聂小柏!可算让我找到你了!还钱!把我之前给你的银票还我!”

聂柏昶难以置信望着眼前鲜活的人, 脑子嗡的一下像是炸开。

田倚林不认识焦昀,可对方这模样加上年纪,还有这跟聂柏昶的熟稔劲儿, 他立刻就猜到对方身份, 也吓了一跳, 只是面上不动声色,像是劝架, 赶紧上前,挡住身后那些人的视线, “焦兄别气别气, 有话好好说!”

田倚林这一开口,提醒了聂柏昶。

聂柏昶回过神, 任焦昀拽着衣襟, “你怎么找来了?你那些银钱我这一路上赶路都花了, 等以后我考中肯定还你。”

不远处宁家那群人本来正奇怪这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可听着这对话就明白了,想起来这位还是聂解元进京是赶考的,不过……这是债主吧?

也不知主子怎么想的,让他们来除掉这么个人?

连进京赶考都要借钱,这还真是混得够惨的……

如此一来,倒是不屑,反而更加觉得杀了这聂解元轻而易举。

焦昀虽然气,可理智还在,他还记得之前的怀疑,如今有外人在,他不好说什么,直接松开手,推了聂柏昶一把,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住店!给我好酒好菜上来!”

随后点点聂柏昶,“给我等着,你要是再敢跑,我就进京要账去!”

掌柜的本来还担心会不会直接打起来,这会儿看到银子眉开眼笑,“得嘞,这位爷您先坐,这就给你上好酒好菜!”

焦昀气哼哼走回去把包袱拿起来拍了拍土,转身要找个位置坐,一扭头看到二十多个人,视线不经意落在他们身上,回头说了句,“掌柜的,你们店生意还挺好啊,别没地方住了吧?”

“有有有!这些爷等下也要启程,空出来很多上房呢!”掌柜的看焦昀出手大方,亲自把食物端过来。

焦昀着实饿得很了,为了赶路,他这些时日就没吃好睡好过。

这会儿见到聂柏昶,放下心,也不再管旁的,埋头开始吃起来。

聂柏昶从看到焦昀的震惊到如今冷静下来,再瞧着焦昀虽然吃相还好但是明显饿到的模样,心里酸涩又难受,可更多的是担心。

可这些情绪他又不便露出,四周都是宁家的人,这些人并不好惹。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来得这么快,按照计划等焦昀追来时他已经假死成功。

焦昀一直吃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吃饱喝足,这才懒洋洋睨了眼对面一直不说话的两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掌柜的,开间上房!等我睡饱了,咱再说。”

说罢,不等聂柏昶开口,直接让掌柜带他上楼去了。 35xss

田倚林却是眼睛微亮,虽然意外,可不得不说这位焦公子来得正是时候。

如今是第二天,本来想着为了不引起宁家人的怀疑只能今日离开,早上为了拖延时间,他们故意慢了一个多时辰下来。

没想到,这位焦公子这个关头来了!

却也刚好有借口,再多留一日!

若是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多留两日!

这样刚好等到陲杨镇,刚好就是第五日。

只要拖一拖,就能等来救援。

聂柏昶看焦昀上楼,他立刻起身要跟上去,被田倚林给拉住。

聂柏昶这么一慢焦昀已经上了二楼,见不到人,聂柏昶勉强冷静些,田倚林能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到。

只是他配合却又与田倚林的目的不同,他不能带焦昀去陲杨镇,他要让他在这里离开,蔺州府是安全的,只有在这里离开才不会被牵扯进来。

“怎么了?”聂柏昶装作不解。

田倚林压低声音,却又刚好能让四周的人听到,“你说怎么了?他怎么跑过来了?不是说银钱是你这兄弟给你的,怎么还要要回去?你们分家了?”

聂柏昶明白他的意思“就是闹脾气了,我之前……怕进京路途太远累着他,就撒了个谎没让他来,他也不知怎么知道了,就追了过来。”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真的是要债的,可他这生了气可怎么办?”田倚林顺着往下说。

聂柏昶揉揉眉心“先哄哄吧,左右离进京赶考还有时间,等哄好明日送他回去我们再启程。”

田倚林假装只能如此。

于是,两人“商量”好之后就去柜台再开一天的房。

等他们上楼,坐在那里的二十多人没动弹,为首的那桌对面属下偷偷看老大怎么办?

如今这是走还是不走?

为首的人略微朝柜台抬了下下巴。

那属下又去定了一日的房。

左右他们这次的目的只是杀了这个聂解元,多让他活一日也无妨。

焦昀脸色不郁,坐在房间里本来很累,却没躺下。

他刚刚没提之前聂柏昶骗他的事,虽然只是一瞥,可客栈大堂里莫名出现这么多人,若是平时他只当是过往的商人队伍或者别的,可他吃饭的时候,那些人不动声色看过来被他捕捉个正好。

这些人……怕是目的不简单。

联想到之前聂柏昶骗他的事,这二十多个人目标是聂柏昶?

可聂小柏何时惹到这种人?

焦昀等了没多久,两人过来了。

焦昀打开门,看了眼,演戏重重哼了声,没给他们好脸色,这才往回走。

聂柏昶和田倚林进去。

田倚林进去后,却是没去桌旁,而是警惕躲在门后的挡板,耳朵贴着门板仔细听,确定没人跟来,才松口气,走过去。

焦昀坐着喝茶,聂柏昶站着。

田倚林觉得气氛怪怪的,不仅如此,两人之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这两兄弟关系是不是太好了点?

如果是他知道被骗对方不想让他进京,他肯定也就不进了,结果,这位焦公子竟然还追来了?

聂柏昶嗓子有些哑,他张张嘴,垂眼带着贪念瞧着焦昀,原本以为之前那一眼是最后,没想到他们还能再见。 35xss

“抱歉……我不该骗你。”聂柏昶知道这件事要解释,甚至还要想办法让焦昀明日之前离开这里。

可他同时又很清楚,如果真的告知焦昀真相,他绝不会离开,甚至还会陪他共生死。

焦昀喝茶的动作一顿,面无表情“你抱歉什么,我跟你不熟。”

这话显然是气话,要真不熟也就不会这么追过来。

焦昀就是生气,有什么不能摊开说,非要跑,有什么好跑的?他来的时候是这样想的,可等想到楼下那二十多个人,眉头紧锁,难道真的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他抬眼,对上聂柏昶小心翼翼又带着不安的目光,大概生怕他真的生气,连呼吸都放轻了。焦昀瞧他这模样,又忍不住心软。

焦昀暗骂自己没出息,还是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吧。还有这位公子,一起坐下吧。”

等两人慢吞吞落座,焦昀才看向田倚林,“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以前怎么没见过?”说是公子却也不对,对方蓄着胡子,瞧不出年纪。

田倚林笑笑,“焦公子,鄙人田仁奇,与你是一个地方的,不过是武淳县过来的。”田倚林从刚刚焦昀用饭时就在想借口,要打发走这位焦公子又不能泄露秘密,稍微想过,只有这个理由可信。

“武淳县?”焦昀对这个地名倒是熟悉,毕竟就挨着他们昌阳县,他还去过。

就是之前他和聂柏昶假装一对的武淳县,后来抓到宁家那位凶手砍了。

看来是周大人那边的人,怪不得会认识聂柏昶。

可周大人这边的人怎么会跟着聂柏昶进京?

“楼下那些人是宁家的?”

焦昀这话一出,不仅是聂柏昶,连田倚林也愣住了。

田倚林不动声色看了眼聂柏昶,“焦公子,为何这么说?”

焦昀“别瞒着了,聂小柏突然不让我进京,这些人又是练家子,你之前又那般小心翼翼,加上你来自武淳县。我思前想后,能让聂小柏突然这般不对劲的,也就剩下周大人之前砍了宁悉那件事。”

田倚林没想到他只凭着这一眼就看出这么多,心下惊讶的同时很快冷静下来“没想到焦公子果然发现了,那些人的确是宁家的。”

焦昀皱眉,视线从田倚林脸上却是转到聂柏昶身上“宁家人想干嘛?对付周大人和你?”

聂柏昶在两人谈话的时候已经想好应对之策,他颌首“宁家那边因为宁悉的事迁怒周大人以及你我,派了这些人过来想找出我们的把柄以及过错之处,到时候等我进京要考试的时候公布出来,直接罢免了我的举人身份。周大人那边也被人监视了,我担心……你跟着我过去京城,一旦我举人身份没了,你去做生意也会亏本,所以想着等过了这一关,再接你进京。若是我真的没了举人身份就回昌阳县,到时候再另想办法。”

田倚林配合他“对,焦公子你不知道,宁家人这次可是铁了心非要找到错处,好在他们跟了这么久什么都没发现。”

他们之所以敢忽悠焦昀,大概也是因为焦昀压根想不到宁家人是来杀他们的。

也想不到宁家人会动手杀人。

焦昀的确没想到这些人是来杀聂柏昶的,毕竟周大人那事虽说严重得罪了宁家,但一个是县令,一个是解元,若是一起出事闹大对宁家没好处。

焦昀松口气“就因为这个你就骗我?”聂小柏这是能耐了啊。

因为田倚林在这里,焦昀没把最后一句说出口。

聂柏昶太了解焦昀,知晓他这是信了,松口气,如今只需要想办法让他离开。

聂柏昶垂下眼“这也是怕牵连到你。如今你也知道真相,要不,你先回去?”

“我不回,来都来了,我陪你进京,不就是宁家么。”焦昀这话倒是没说假,毕竟他手里有很多稀罕的玩意儿,他们到京城的时候,刚好离皇帝寿辰也不远,万庄主与公主怕是也差不多到了。

到时候他想办法接近两人,拿出好东西,不信不能让两人替他们说句话。

宁家人就算权势大,也不敢明目张胆与公主过不去。

田倚林也傻了眼这焦公子虽然义气,但是……显然聂公子不会让他出事。

都这样了都不走?

田倚林看聂柏昶你这兄弟……倒是讲义气重感情。

聂柏昶背在身后的一只手紧紧攥着,他这时候却怕极了他这种义气。

聂柏昶知晓焦昀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干脆没再继续劝,垂着眼应了“既然如此,那明日一起启程进京。”

田倚林诧异,却没开口。

焦昀这才看向聂柏昶,心情不错,终于知道错了?想起什么,脸色略微不高兴,面上却不显,不经意问道“听掌柜的说你们一间房?你们一直都是一间房?从开始赶路到现在这么多天都是?”

田倚林没觉得有问题,奇怪这焦公子问这么详细作甚,“对啊,是一间。”毕竟商讨事情比较容易。

焦昀心情又不美妙了,要不是这田倚林大胡子绝对不是聂小柏的审美,他这会儿估计会胡思乱想。

聂柏昶倒是上道“既然你来了,我把行囊拿过来,晚上我们住一间。”

田倚林更奇怪,他还想跟他商量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可看聂柏昶没吭声,他只能跟着聂柏昶回房拿行李。

抽空担忧问道“你真要留下他?”这不合理啊。

聂柏昶捏着包袱的手一紧,垂下眼,“你放心,他明日一大早,就会离开。”还是迫不及待厌恶他至极的离开。

田倚林诧异,张嘴想问什么,可看聂柏昶冷静的模样,到底没问出声。

焦昀从两人离开就累得趴在床榻上,这会儿歇下来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在疼。

听到开门声也只是偏头看了眼,又重新把脑袋转回来,不搭理他。

虽然不气了,可小惩以戒还是有必要的。

聂柏昶关好门,把包袱轻轻放在一旁,走到床榻前,看他不舒服的模样,弯下,凑近些,温热的呼吸拂在焦昀的脖颈,“累着了?”

焦昀被他突如其来的靠近吓了一跳,偏头睨他一眼,“你说呢?我觉得自己这身板都快散架了。”

聂柏昶在一旁坐下,修长的手指突然落在他后背上“我帮你捏捏?”

焦昀挑眉这么好?

不过他也的确累得很,胡乱点了下头,闭上眼,就感觉聂柏昶的手放在他的肩膀帮他松懈筋骨。

焦昀觉得肩膀的骨头松快不少,只是按着按着,他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对方的双手从肩膀往下……

焦昀吓了一跳,精神了,猛地转过头“你嘛呢?”

聂柏昶见好就收“不是说累到了?帮你都捏一下。”

焦昀差点没忍住一张脸都红了,他迅速站起身,装作去喝水,“不用了。”

等灌了一大杯水,回头才听到聂柏昶应了声,垂着眼却不知在想什么。

焦昀想到聂柏昶的心思,又心软了,走过去,“好了,我不气你了,等到了京城我自然有办法护你。”

聂柏昶应了,只是想到晚上自己要做的让他厌恶自己自行离开的事,这时焦昀的温柔却像是一把锥子,狠狠刺入他的心口,疼痛不已。

他想过无数种可能性,包括永远不让他知晓自己的感情。

可如今为了逼他离开,他却要亲自说出口,让他彻底厌弃了他。

焦昀这段时间累坏了,接下来除了吃了顿晚饭,其余时间都在睡。

聂柏昶负责把吃食都端到房间,他晚上这一觉直接睡到半夜。

聂柏昶一直无声无息躺在他身边,睁着眼在等,从天亮等到天黑,最后等到夜深人静,终于感觉到身边动了动,深吸一口气,随即原本平稳缓慢的呼吸开始变得不稳快一些。

聂柏昶攥紧拳头,他知道焦昀这是醒了。

即使早就想好,可真的到了这一刻,聂柏昶还是无法想象等下焦昀会怎么看待他,会用怎么样的眼神看待他这个断袖,惦记他这个情同手足的兄弟。

聂柏昶一狠心,咬牙翻身突然撑在焦昀身体上方。

焦昀迷迷糊糊醒来时,意识刚清醒,就要睁开眼,就感觉突然身边人一动。

焦昀原本要睁眼的动作一顿,想起来自己这会儿追上了聂柏昶,他身边躺着的正是聂小柏。

这会儿这么静这么黑是半夜吧?

有前车之鉴,焦昀心下一跳,聂柏昶不是……又想偷亲吧?

聂柏昶的确是打算偷亲,还是装作不知他已经醒来,到时候“被发现”后摊开来说,让焦昀厌恶之下觉得难以忍受自行离开。

焦昀闭着眼,想着聂小柏这么怂顶多跟上次一样亲下眼睛,算了,大晚上不睡觉还猫着,这么辛苦,赶紧亲完赶紧睡觉。

结果,这次……对方却是落在他唇上。

焦昀……这特么出息了啊!都敢一步到位了!

可……你这让我醒还是不醒?!

聂柏昶视死如归亲了下去,就在他等着焦昀震惊愤怒推开他的时候,结果,身下的人纹丝未动,甚至下一刻呼吸……又变得绵长而又平稳,装睡起来。

聂柏昶???,,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