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玄幻 > 樱花落下时 > 戒指

樱花落下时 戒指

作者:孟北昼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2-09 11:47:43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晚上,回到了租的房子里。我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一整天所发生的事情,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注视着那枚戒指,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一枚戒指,就能够改变天气和气候?”我的心中十分的疑惑不解(从它戴上我的手指上时就有的疑惑)。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深夜了。

“明天是周末啊!”我才发现今天已经是周五了。

“应该去做些什么呢?”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陌生号码)

我接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北昼君吗?”

“千叶寻一?”

我很疑惑,不知她为何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明天想要一起去看樱花吗?”千叶寻一说。

“樱花?”因为是千叶寻一约我去看樱花,我当然答应道:“好啊,那么,明天几点?”

千叶寻一说:“早上9点,长野公园,不要迟到哦。”

“当然不会。”

(电话挂断)

满怀期待的迎接明天的到来,于是早早的睡了。

“别走,别走...”

又是那个梦。

我被闹钟的铃声吵醒。

“又是那个梦。”我发现,自己正泪流不止。

下意识的发现,自己的心有些痛。

“只是一个梦而已...”调整好心态,下了床,去了洗漱间。

镜中的自己,衣领已被泪水浸湿,头发蓬乱,显得十分颓废。

“还要和千叶寻一去看樱花呢。”自己赶快洗漱,换上了一件新衣服,赶去往长野公园的电车。

东京的电车仍是那样浪漫。

“千叶寻一?”我在电车的最后一排靠窗位发现了她。

千叶寻一听到我的叫唤,连忙和我打招呼:“北昼君,早上好!”

我坐在了她的旁边。

她离我是那般的近,她的眼睛里仿佛有星空,如此的美丽。

不久,电车到站了。

(——长野公园)

我和千叶寻一下了电车,来到了公园内。

四月正是长野公园的樱花盛开之际,空气中都弥漫着花香。

“樱花落在北昼君的头上了哦”千叶寻一靠近我,用手轻轻的将我头上的樱花瓣拂去。我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仿佛有一股热流涌了上来,竟感到了初春时的温暖。

“千叶寻一”

“怎么了?”

“你的头上也落有花瓣哦”我用手拂去她头上的花瓣,“现在好多了哦”。

我注视着千叶寻一的眼睛,再次看到了宛若星河的意境。我想和她在一起,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要分开,无论这世界如何疯狂都不要分开,就这样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北昼君,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

突然,一个行人着急的快步跑向前方,不小心撞到了我。因为惯性,自己身体前倾,千叶寻一见状连忙来搀扶我。

因为惯性,我直接亲到了她的脸颊。

迟疑了两秒,然后迅速向后退去。

“对不起啊。”我抱歉的说道。

千叶寻一沉默不语。

我不知所措,然后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请你...”

千叶寻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千叶寻一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好可爱啊。”

“啊?”我更加的不知所措。

千叶寻一突然说:“北昼君,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再陪你一起去看樱花了,你会想我吗?”

我迟疑了一会,然后用坚定的语气回答道:“当然会。”

千叶寻一接着说:“那如果...你再也见不到我了,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去寻找你,并且不会停止,直到我与你相遇为止。”

千叶寻一听到我的回答后,说道:“我对你...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我说。

“为什么啊?”她接着问道。

“因为,我不想和你分开。”

“那又是为什么啊?”

“你该不会是喜欢我的吧。”千叶寻一显得一副很认真的表情,然后随即捂着嘴笑道:“居然主动去问一个男生喜不喜欢自己,好羞耻啊。”

被这一问,我突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我只是开个玩笑啦。”千叶寻一说。

“这样啊...”

我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问道:“那你...喜欢我吗?”

千叶寻一白皙无瑕的脸颊上突然变得通红。

“北昼君,”

“我喜欢你。”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说:“你还在开玩笑,对吧?”

她的脸颊更加的通红。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永远都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开。”

千叶寻一的泪水涌了出来,有些哽咽的说:“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是不是喜欢我的啊?”

“我喜欢你啊。”我回答到。

千叶寻一拭去了泪水,突然拥抱住了我,声音颤抖的说:“我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无论这世界怎样的疯狂,我们都不要分开啊。”

不知怎的,突然感到有些难过。

片刻间,万里晴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千叶寻一渐渐的松开了双手,在雨中,我分不清雨水和她的泪水。

“你还好吗?”我问她。

千叶寻一没有回答,转身离开。

我看着她的身影在雨中渐渐变得模糊,直到消失不见。

在千叶寻一渐渐离开的时候,自己竟再没有挽留,没有多说一句话,可心中却非常的难过。

而渐渐的,难过变成了遗憾。

“她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过了多久,自己的全身都被雨水浸湿,雨水渗透到了我的衣服里。那班回程的列车在雨中等待着上车的人。

我冒着大雨跑进了列车。

在列车内,我再次坐在了来时的位置,只不过这次,没有了千叶寻一陪伴,只剩我孤身一人。

列车车窗外,在雨水的遮掩下,只看得见朦胧的景色。

我看着那枚戒指,然后拨动了它,将气候改为了晴天。

随即,天空因戒指的能力而放晴。大多数的人已经习惯了天空突然放晴,但不知这是那枚戒指的能力。

我将身体倾斜靠在了列车窗口,窗外的人们放下了雨伞,心情舒畅的走在路上。

不知道现在千叶寻一正身处何处,心中有些顾虑。

列车很快到达了我出发时的地方,我在那里下了站。

刚下车,马上拿出电话,拨打了千叶寻一的号码。

电话“嘀——”了几声后,传来了“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自言自语道:“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回到家中,换下了湿透了的衣服,躺在了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那一晚,我又做了那个梦。

梦境中的场景真实到犹如现实一般,梦中的千叶寻一仍穿着那件和服。

“我不想离开你啊。”在梦中的我拼命的想要去挽留住她,然后再次被惊醒。

看了一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怎么...又流泪了。”

我用衣袖试去了泪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那场梦,实在是太真实了,我甚至能在梦中感受的到微风吹拂的感觉。

再次拨打了千叶寻一的号码。“这次一定要接啊。”心里默念道。

突然,电话被接通了。

我赶紧说:“千叶寻一,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

她回答到:“我没事,现在在家里。”

沉默了片刻,我感觉千叶寻一有些不对劲,便接着问道:“你怎么了?”

她说:“我真的没什么,不用再担心了。”

“这样啊...”

千叶寻一挂断了电话,自己再次倒头睡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周一的早晨。

不敢相信的说道:“居然睡了一整天,可能是最近太过于劳累了。”

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发烧了。

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就赶紧去往了学校。

刚进教室,同学们就突然纷纷议论起来。

我环顾了一下班级,发现今天千叶寻一没有来上课。

一个同学突然大喊道:“小子,你和千叶寻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许多学生笑了起来。

“什么意思?”我问他。

他说:“在长野公园,你和千叶寻一...哦,对了,你俩是不是好上了啊。”

笑声变得更加的猛烈。

我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质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他依旧嬉皮笑脸的说道:“小子,记住了,我叫‘拓哉川木’,你和千叶寻一的事,我想应该全班都已经知道了。哦,对了还有,以后你们能不能别再出现在我在的地方了,你们真的很恶心,知不知道?”

“你到底和他们说了什么?”

“你们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还要我一一列举出来吗?”

我一拳打向了他,想必这是我生平最重的一拳,他的左脸都已经变得有些臃肿。

这时候,老师来到了班级内,见状赶紧制止我,将我们拉开。

拓哉川木用手捂着他的左脸,一副很痛的表情对老师说:“是东圭北昼先动的手,我什么都没做,他就突然像是发了疯一样。”

我攥紧着拳头盯着他,用很狠的语气说道:“如果你要是再敢乱传谣言,我绝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老师让我们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去,他仍旧用可怜的语气说道:“他动手打了我,应该要立刻处分他,绝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一拳我可不能白挨。”

我向他喊道:“那你想怎样?”

拓哉川木说:“我一定会将那一拳还回去的,你给我等着。”

课间时,几个同学聚到了我这边,一个女同学对我说:“你还是去和拓哉川木道个歉吧,你知道拓哉川木是谁吗?”

我不解的问道:“怎么,他难道还有什么很厉害的身份吗?”

另一个同学回答道:“他是学校内的有名的小混混,之前因为校园欺凌被学校开除学籍了。可又因为家里很有钱,他的父母找人托关系让拓哉川木继续留在学校里,只是留了一级。”

我不屑的说:“哦?是吗?那我倒想去会会他,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

不久,一天的课程已经过去了,我离开了学校,走在回家的路上。

走到了那条小巷子里(那是我回家的一条必经之路),发现拓哉川木正在巷子里等着我。

我转身准备向回走时,两个男生堵住了我。

“小子,你不是很厉害的吗?现在我就在这,你来打我啊?”拓哉川木说道。

两个堵住我的男生拿出了棒球棍,拓哉川木接着说:“如果你现在给我跪下求饶,兴许我就会放过你。”

“求饶?”

“是你应该向我求饶的吧。”

拓哉川木和他的同伴们笑了起来。“那试试看啊。”

他们离我越来越近,甩动着手中拿着的棒球棍,准备要来攻击我。

我拨动了那枚戒指,瞬间变为台风气候。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他们手中的棒球棒被强风吹走,拓哉川木见状赶紧向远方逃离,他的同伴也跟着他逃向远方。

待他们走后,我再次拨动了戒指,将天气更改了过来。

“这次多亏了你啊。”我看着戒指说道。

这时,一个与我年纪差不多的白肤色男生来到了我的跟前,穿着学校的校服,看样子,应该是和我同届的新生。

“我是贝尔特莱德,你呢?”

“东圭北昼。”

他的目光注视着我的戒指,说道:“那枚戒指,能借我看看吗?”

“这个,恐怕不行。”我回答道。

贝尔特莱德接着说道:“我刚才好像看见,那枚戒指可以改变气候,是真的吗?”

我看了一眼戒指,回答道他:“哦,是你看错了吧,一枚戒指怎么可能能够改变气候呢。”

“这样啊...可能,真的是我看错了吧。”

他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从他的眼神中我读到了类似于“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的话语。

他的目光依然在注视着我的手上戴着的那枚戒指。

“同学,你...”

“哦,没什么。”他叹了一口气,有些遗憾的说道:“那么,下次见吧。”

“嗯,下次再见。”

他走后,天色已经不早了,唯有天边渐渐尘落的夕阳陪伴着我。

独自往那条小巷的深处进发,拐过街角,来到了一个便利店内。

便利店内一排排的货架上,整齐的排列着各种各样的商品。

我拿了几包速食面和一瓶果汁,走向便利店的开发票处。

结账的人是一个少女,把帽子压得很低,我看不清楚她的长相。

“一共600日元。”她说。

这样熟悉的声音。

是她吗?

一定是她!

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眼前的这个少女,正是千叶寻一。

“千叶寻一?”

她微微的抬起了头。

那个让我再为熟悉不过的面庞。

“你怎么在这里啊?”

“哦,这个...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我隐隐的可以感受到她在隐瞒着什么。

她的鼻尖通红,说话有些哽咽。

“你到底怎么了?”

“这不关你的事!”她突然爆发了,泪水从眼睛里涌了出来,紧接着说道:“是拓哉川木。”

“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说他喜欢我...”

“然后呢?”

“我正准备要离开,他拦住了我的去路...”

她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是拓哉川木。是他。”

我对千叶寻一说道:“你先回家,这里有我。”

她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北昼君,谢谢你。”

“那你赶快回去吧。”

“那,再见。”

于是,我替掉了千叶寻一在便利店的班。

一想到拓哉川木,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怒火。

“拓哉川木”

“拓哉川木”

“你给我等着。”

翌日,我来到了学校。

千叶寻一今天依旧没有来。

拓哉川木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悠然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拓哉川木!”

我冲他大喊道。

拓哉川木不紧不慢的接道:“我在啊,东圭北昼同学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质问到他:“你到底对千叶寻一做了什么?”

“你猜啊”

我拿起了身旁的椅子砸向了他。

“你再敢动她一下试试!”

他将腿搭在课桌上,“怎么,想打我吗?”

“废物。”他笑着说“废物,真是废物。”

我冲上前去,一把将他的书桌掀翻。

全班的同学都被我的这种做法吓得不敢动弹。

我走过去,贴着他的耳边冷笑道:“你和我,哪个才是真正的废物?”

“你个废物”

“废物”

“你们在干什么?”

学校的领导从教室的门外冲我们大喊道。

拓哉川木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我。

我被叫到了校长办公室。

一早上,我都未曾离开过那里。

从那些领导对话的口气中,我似乎听到了“退学”这两个字。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领导正是拓哉川木的父亲。

但因为学校的制度,我并没有被退学,只是被记了处分。

下午,我从校长的办公室离开。

学校的通告栏上正张贴着关于我的过错。

许多的同学都围上前去,幸灾乐祸的看着通告栏内的内容。

[一年四班的东圭北昼,无视校规校纪,与同班的千叶寻一发生不正当关系,以此通告,予以警告。]

其它的同学都在纷纷讨论。

我上前去,看了一眼通告栏上的内容后,突然想到了拓哉川木。

“不正当关系?”

“一定是他从中作祟的。”

“一定是他!”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