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都市 > 三国小霸王(策行三国) > 第2464章 第一战

三国小霸王(策行三国) 第2464章 第一战

作者:庄不周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2-09 05:32:13 来源:258中文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沮授再次端起茶杯,慢慢的呷着茶,双眼微闭,仿佛沉醉在茶香之中,面目也被茶雾遮得看不太清楚,多了几分神秘。

刘晔也不急,双手置于腹前,泰然自若。

两个年轻的见习军谋站在一旁,静静的侍立着。一壁之隔,几个军师站在窗前,看着大堂中央正在搭建的沙盘,没有回头看露台一眼,却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交谈。

大堂中突然静了下来,就连搭沙盘的人都放轻了手脚,尽可能不发出声音。

几个冀州籍的见习军谋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一丝苦笑。

同为冀州人,他们最清晰沮授眼下的境遇。刘晔的话说得很委婉,却也很直接。沮授虽然是军师处的负责人,但他并没有足以称道的战功。他能做军师祭酒,只是因为天子的器重。

这不是沮授的责任,刘晔这个军师仆射也没有战功可言。他们入职之前,陛下就不亲临前线了。陛下的赫赫战功都是在前任军师祭酒、现任军情祭酒郭嘉的辅佐下取得的。

在以汝颍籍为主的军情处,沮授、刘晔的处境都有些尴尬。资历老的军师、军谋对他们很客气,又带着一分淡淡的疏离。新入职的军师、军谋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本来就低人一等。

这不是他们的责任。皇帝陛下不亲临战场,他们哪有机会经历真正的战阵?除了纸上谈兵,他们能做的就是和各种真真假假的情报和数据打交道。

皇帝陛下战无来胜的赫赫威名只是传说,与他们无关。现在受陛下切责,他们很委屈。如果陛下能如刘晔所建议的那样,亲征益州,他们也能随驾参谋军事,自然不会有这样的过失。

可以说,刘晔的建议说到了大家的心里,包括冀州籍的军师、军谋,甚至包括沮授本人。

沮授没有回头,却清楚的知道身后的大堂里是什么情况。他慢慢放下茶杯,淡淡地说道:“事分轻重缓急,眼下论政才是关系到大吴百年大计的重中之重,陛下亲征的事还是等等吧。”他转头看着刘晔,声音不轻不重,却正好能让身后堂中的众人听得清楚。“陛下亲征,兴师动众,非等闲之事,若非必要,不宜妄言。军谋处是陛下心腹,更当慎重。先看看黄忠部进展,然后再说。”

“这是自然。”刘晔点了点头,又道:“朝廷与诸藩的平衡也是关系到长治久安的大事,合适的时候,还是请朱公出面,奏请陛下,召集都督处和军情处,举行一次联席讨论吧。”

沮授嗯了一声,也不知道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堂中众人互相看看,露出会心的微笑,又开始忙碌起来。

——

徐晃停住脚步,抬起头,看向远处的山坡。

从山势的走向变化,他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大巴山腹地,但是离平原还有一段路要走。

出征二十多天了,他们还在大巴山中跋涉。路途的艰验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翻越最高的大竹岭时,他们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连休息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站在狭窄的山路上。

睡梦中摔下山坡的士卒就有数十人。每天晚上入睡时,没人敢保证自己还能看到第二天的日出。

可是这三天的路程,在地图上几乎就是挨在一起的两个点,直线距离也就二十里。如今他率领前锋已经走出了大巴山,黄忠率领的主力还在山里辛苦攀登,后军也许还在大竹水河谷待命。

狭窄的山路,将三万大军弯成了一条细线。

“将军。”亲卫罗蒙跟了上来,抚着一旁壁立的巨石,张大嘴巴,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徐晃回头看了罗蒙一眼。罗蒙脸色苍白,额头全是汗,原本肉乎乎的圆脸两颊微陷,像是大病初愈的病人,哪里还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进山后不久,眼见山路难行,预期的行军计划很可能无法实现,每个人都自觉的减少了每天的口粮,希望能多撑几天。巨大的体力消耗,不足的口粮,每个人的体重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将军,给。”罗蒙喘着气,递过来一把野果子。“刚在路边摘的,味道还不错。”

徐晃从罗蒙手心里娶了两枚,手指微微用力,捏开坚硬的核,又摊开手掌,吹去碎壳,将果仁送到嘴里,慢慢的咀嚼着。果子其实并不好吃,但此时此刻,没人顾得上口味。他们还有野果可摘,后面的大军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

“将军,我们怕是上了那些蛮子的当。”罗蒙低声说道:“这一路走过来,没一天是好走的路,不是上山就是下山,有时候根本就是在转圈。”他看向前面山坡上的几个巴人士卒。“而且你看他们,看我们的眼神明显不对……”

徐晃轻咳了一声,罗蒙立刻闭上了嘴巴,转头一看,见那个叫何平的巴地汉人和另一个巴人士卒一前一后走了过来,手里都提着砍刀,衣服半敞,露出半边胸膛。罗蒙惊讶的发现,看似并不强壮的王平居然有着一身强健的肌肉。

看得出来,这大半个月的艰苦行军对他们没什么影响。这些奸猾的蛮子,肯定是利用出去探路的机会偷吃了。他们和山里的部落熟,能找到吃的,却不肯为大军筹措粮食。

何平走到徐晃面前,将砍刀插在腰带上,拱手施礼。

“见过将军。”

徐晃淡淡地点点头。“何都尉,这是到哪儿了?”

“樊哙坡。据说汉高祖在汉中时,樊哙奉命南征,曾从此处经过,驻足南望,正如将军此刻。”

“樊哙啊。”徐晃一声轻叹。“英雄不问出处,屠狗辈也能封侯拜将,此之谓也。”何平眨了眨眼睛,欲言又止。徐晃又问道:“当年樊哙南下,是哪条路?”

何平抬手一手东北方向,徐晃沿着他的手看去,却只能看到一道密不透风的山岭,根本看不到路。“那边有路吗?”

“原本是有的,只是后来地震,路被巨石封堵,便荒废不用了。沿着那条路,向东北方向走三百余里,便是樊哙驻兵之处,如今是一个聚落,大约有几百户人家。”

徐晃略作思索。“这么说,岂不是我们走的路相隔不远?”

“是不太远,只是中间隔着几道岭。我们来时走的是不曹水。不曹水的水量比较充沛,能够满足大军的用水。这条路是沿尧水而行,尧水水量原本就不大,地震后上游形成了一个堰,有一部分水改了流向,下游的水便如小溪。现在是冬天,下游无水,若是夏秋之季,将军向那边走上百十步,就能看到了。”

徐晃恍然,看看何平,笑道:“何都尉对此地形如此熟悉,是本地人?”

“属下本籍宕渠,还有三百里就到了。其实现在也可以说在宕渠境内,宣汉原本是宕渠的一个乡。”

“宣汉县城还有多远?”

“六十余里吧。”

“宣汉户口多少,能为我军提供多少粮食?”

何平皱了皱眉。“宣汉户口有限,耕地也不多,眼下又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怕是没什么粮食。要想筹粮,还是要到宕渠才行。宕渠是大县,即使分出宣汉、汉昌两县后,还有万余户,足以为大军提供半年的军粮。”

徐晃摸着短须,浓眉紧皱。“可是宕渠还有三百余里,我怕赶不上。宕渠既是大县,又三面临水,我军急切之间也难以攻取,倒不如先在宣汉休整数日。宣汉户口不多,能不能向周边的部落再借一些?也不用多,拼凑个十天半个月的粮食,让我军恢复体力就行。”

何平点头附和。“将军所言极是,容我向张将军通报,请他出面与各部首领商议。”

“有劳何都尉。”

“不敢,此乃属下职责所在。”何平躬身行了一礼,转身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拍拍额头。“惭愧,差点忘了正事。由此向前再有十来里,河面渐宽,也不那么急了,将军可着人伐木,扎些木筏,将伤员安置在木筏上,顺水而下,会方便很多,四五天就能到宕渠。”

“如此甚好。”徐晃笑道:“罗蒙,派人伐木,多扎些木筏。”

“喏。”罗蒙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何平拱拱手,转身走了。他刚转过一道弯,罗蒙又回到徐晃身边,看看何平离开的方向,低声说道:“将军,真要扎木筏吗?”

“你有何想法?”徐晃斜睨着罗蒙,似笑非笑。

“我觉得这姓何的不可信,他一个劲儿的撺掇我们去宕渠,其中肯定有鬼。”他忽然瞪大了眼睛。“将军,宕渠会不会有埋伏?”

徐晃笑了,挥挥手,命罗蒙传令,让麾下几个校尉、都尉赶来开会。

见徐晃这神情,罗蒙知道他有准备,来了精神,匆匆去了。徐晃就地坐下,叫过几个身手矫健的亲卫,让他们攀上高处,保持警戒,并四下眺望,又安排了几个斥候,沿着河谷向前打探消息。

山路狭窄,大军成线状前进,罗蒙费了大半个时辰才通知道所有人,几个校尉、都尉又费了半天赶到徐晃面前。赶了这么多天的路,每个人都有些狼狈。徐晃开口之前,他们各自找地方,或蹲或靠,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

见人都到齐了,徐晃站了起来。众人一见,不用徐晃招呼,纷纷起身,走到徐晃面前。

徐晃环顾一周,冷笑一声。“怎么,爬了几天山,就没精神了?就你们这样,还想打败曹阿瞒,全取益州?谁最累,先到一边歇着,这次的任务就不用参加了。”

几个校尉、都尉互相看了看,尴尬地笑笑,腰杆却不知不觉的挺直了一些,没一个人向后退。爬了二十多天的山,腿都细了,好容易看到立功的机会,谁愿意向后退。

“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我们人生地不熟,张鲁部下提供的情报也真假难辨,能不能得手,我只有三四成的把握。弄不好就是个全军覆没的结果,谁要是不想去,我可以理解。”

众人互相看看,脸色都严肃起来,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徐晃又等了一会儿,见没人放弃,这才开始部署任务。前锋军有五千多人,分别由五个校尉、七个都尉统领,除了打探道路,清理障碍之外,还有为大军筹集粮食的任务。

因为路程比预想的艰难,大军马上要就面临断粮的危机。按照现有的粮食,他们勉强可以赶到宕渠,最多还有三四天的口粮。

除非宕渠人主动投降,否则三四天的口粮根本不足以支撑大军攻城。万一宕渠有蜀军在等着他们,他们这么辛苦的赶过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风险实在太大了。

徐晃决定,在宣汉休整几天,等查清宕渠的形势再做决定。至于急需的粮食,就地解决。

具体来说,就是到宣汉周边的部落征粮。如果部落主动纳粮,那当然最好不过。如果有部落拒绝纳粮,那就强行征收,杀人也再所不惜。

事急从权,这时候不是行妇人之仁的时候。

“杀人倒没什么,怕就怕连人都看不到。”都尉刘沁轻声说道。

“应该不会。”校尉冯习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山峦。“从山势来看,我们已经出了大巴山,离山下平原不远了。大巴山的山势是由西北而东南,这里的山势却是由东北而西南,几道山岭平行排列。岭越来越小,岭间的平地却越来越宽,这里必有部落居住,而且不会小。”

刘沁惭愧地拍拍额头。“冯兄说得对,冯兄说得对。”

冯习也不谦虚,目光炯炯地看着徐晃。“将军,巴地汉蛮杂居,既然宣汉既然就在前面,说明这里人口不会少,只是在户籍上的汉民不多而已。山中所居,必有水源,大部落需要的水源绝非普通小溪,我们如果找到水量较大的河流,沿水搜索,必然能找到沿水而居的部落。”

徐晃笑笑,又摇了摇头。“你说得很对,有水的地方必有人家。不过,我有一点要提醒诸位。宕渠很可能会有蜀军在等着我们,我们暂时还不能惊动他们的,所以,诸位杀人的时候最好离水边远一些,不要让尸体落入水中,一直漂到宕渠城。”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