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追育个人日记 > 玄幻 > 夕阳林下 > 第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夕阳林下 第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者:文轩子毅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2-09 04:55:51 来源:纵横小说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半天之后,江省,滨市,龙塔,203米空中茶楼处。

一个头戴眼镜,身着一身白色衣服的男子负手站于一片玻璃前,在这里,他能望见七八百米远处的一栋大楼,没错,就是那座盛天公司的总部。而此人,正是李天赐。

在他旁边,高流光也换了一身衣服,一身龙纹墨白衣,身后背着一把秦时样式的剑,剑通体乌黑,两刃镀有铬,剑首和剑鞘尾部都有金,剑鞘上以金线纹着各种图案。

他站起来,李天赐带他换了身行头,毕竟原来那个普通的高中生到哪里不会有丝毫的威慑力。然而在溜达的时候,他们路过了一个冷兵器的店,高文轩看了会,李天赐见了这个店里的东西还算有品质,本身也是练过武术的,也有打算教一教高流光,就给他买了下来,算是作为这次帮他的报酬。但自然不是那把摆着的,李天赐一眼就看出来了,摆着的那把不是真的开过刃的剑,只是一把工艺品。

“可是,你给我买剑也没有什么用啊,我也不会用……”

“不是还有我呢吗,我教你。”

“你还学过剑?”

“你忘记我是异能者了吧,也对,你根本啥都不知道……国家不是禁止枪支军火吗,我们这帮异能者只好练练格斗什么的,我当年看金庸小说看多了,就去练练剑,一来二去的,练出点门道。”

李天赐边说着,便把剑抽出丝绸布。剑鞘以黑色为底,金色纹络遍布,精美绝伦。拔剑时,剑刃与剑鞘摩擦,“铮”的一声,剑出鞘了,剑身为暗金色,上有奇兽神纹。

“好剑!”李天赐惊叹到,高流光自然不懂,他只是看着李天赐将两个手指放在剑身上轻轻的抚摸,“剑术有很多,但是在明面上的都是中看不中用的,简单的杀剑就记住杀就完了,一个快,一个准,一个狠。运剑要稳,短剑繁杂,重剑难控,就这把剑挺好的……”话说完,他偷偷瞥了一眼旁边的高流光,似乎在验证着什么…………高流光在旁边看着,但是即便他有异能也没办法速成,李天赐舞得虎虎生风,可是他舞起剑来就像是在耍菜刀……

顺便说一下,在异能者修炼方面,有些不成文的境界划分,异能者,分为觉能者,控能者和体能者,像李天赐这样的属于觉能者,他们的感知力比较强,大脑的开发更多,他们对于外界很敏感,对于异能者的感知,对于事物和危险的感知,甚至还可以感知心理,还有些人可以和动物进行交流。由于觉能者能够清楚地感知异能者的强弱,故所有的体系都是由觉能者建立的,根据他们对于异能者实力的感知。

控能者就很牛逼啦,一个控字够玩一辈子。比方说,可以控制自己的重力,可以飘起来;也可以控制其他的物体,随着能力的觉醒程度不断加深,控制的基本单位可以更小,更重,比方说一个觉醒前期的控能者只能控制一块铁,到后期可以控制起一粒金,更狠的可以控制一点汞,由固体到液体。

而体能者不用兵器,凭借的是自己神奇的体质,有的可以把身体像橡胶一样柔软,有的可以像钢铁一样坚硬,有的恢复力极强,划一刀几分钟就愈合……

一天渐渐过去了,两人在龙江附近游玩了一番,并且在暗中对中天集团默默调查了一番,“盛中天这么快崛起,不是没有原因,整个滨城约有十八家实体店,而这仅仅是一个市,真的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高流光却觉得盛中天的崛起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因为他们在不止一家实体店看到了岛国人,“这事,多半和岛国人有关系……”

……

中天集团总部,地下室第三层……

一个身着武服,手拿武刀,留着一撮小胡子的男人正向一个身着笔挺西装、此刻正端起酒杯的人报告。

“少主,如您所料,盛中天还没下决定,总部那边已经在催了,竹本先生希望您尽快带着技术回去……”

“好了我知道了,技术的事,我会搞定的,你先告诉我父亲,我会看着办的,让他别着急。”竹本青木放下酒杯,挥了挥手,等手下的人出去后,靠在椅子上,抽出一把武刀陷入了沉思。

“咚咚咚”

“请进!”竹本青木直起身子,望向办公室门。

“竹本先生,”走进来的是一个年龄和李天赐相上下的男人,一身衣服很休闲,但是身上却有一种气势,虽然表面上看着会很和善,但是会无形中让人感到一种压力,这是一种久居上位者自带的气势,“技术的问题,我已经让人以最快的速度破解了,几天之内就会有结果,但是,我希望您和您的父亲能遵守约定,”青年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我希望到时候我的妻子能回来。”

“没问题,”竹本青木笑了一下,“关于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搞定。天赐先生,本来我是不支持拿你的家人当作人质的,可是你也知道,我父亲要这么做,我也没有办法,如今万事俱备,我可以有正当接口帮您把妻子接回来。“

“如此就非常感谢青木先生了,不过这只是我的第一个要求。”盛中天顿眼神逐渐犀利,他扶了一下眼镜,然后话语逐渐冷漠,“我要求你们把你们所占有的我公司的所有股份还给我!”

这句话说完,室内安静了一下,紧接着竹本青木沉思了一会,从桌子下面摸出一份合同,放到桌子上——正是那份转让股份的合同!

“盛先生,我自幼在中国长大,懂得你们中国人说的诚意,合同就在这里,签完之后,立刻你就可以拿走所有的股权,贵夫人明天中午之前也必然会到,不过我的诚意既然在这里,我希望你今晚就可以把技术交给我。”竹本青木说着,一只手却又紧紧的盖在了合同上面。

“今晚的话不能保证,我手下的人已经尽力在弄了,我只能说我的人都在24小时工作,至于什么时候,我只能保证尽快…………”

“好!那我就等你。你什么时候结束,我什么时候动身,不过为了置换,你需要留一样东西作为质押,盛先生,我虽然以诚信为基础做事,但是并不傻,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我就没有话语权了,到时候我能不能安全回岛国都成问题,你说是吗?”竹本青木向后靠住了办公椅,眼中散发一种幽幽的寒光,一闪而逝。

盛中天似乎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他面不改色,手握着玉门集团的技术,此刻他不仅有了资本跟竹本青木反抗,而且还能够变被动为主动,来来根据他们不同的人开出的条件来进行选择,因此无论怎么样,他相信竹本青木都会尽量满足他的要求。想到这里,他依旧是一脸的从容,说道:“那就请竹本先生等好消息吧。”说完,盛中天转身离去,当他在外面准备关门的时候,竹本青木的声音传来:“盛先生,你要知道,兵贵神速~时间拖得越久,只会对我们越发的不利……”随后就是“咯哒”的一声关门声。

在外面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僵硬了几秒的盛中天整理自己的嘴角,带着微笑,脚步越发的稳健,只要自己能在最快的时间之内破解技术,妻子就能安全回来,公司在这次之后将会被他好好整顿下,下一步的话…………虽然已经从滨城迈向了岛国,可以说是与国际接了一点轨,但是天夏还有很大的市场,这个庞大的市场将会给他带来巨大的收入,不过眼下还是要想办法赶快摆脱竹本青木的“控制”,他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即将变成一个竹本青木的傀儡,自己在公司的地位现在竟然有一丝尴尬?!想到这里,他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

十分钟后,中天公司某处秘密研究室,里面有三个盛中天和竹本青木各自花了重金聘用的顶级的黑客正在破解U盘的密码。

盛中天走出电梯,看着坐在桌前不断敲代码的三个人,以及那一大屋子带着电脑在三个领头的人身边,等待他们发出指令进行分段破解的稍逊一筹的黑客们,看得出来,这个密码设计得相当之精密,一群人忙的满头大汗苦思冥想也找不出破解的办法,盛中天蹙着眉,问向牵头的三个人:“怎么样了,多久能够破解出来?”“这……老板,这个u盘内部有一个安全系统,内置防火墙,初步估计密码达到了800位,内有字符数字以及字母,初步估计…………需要……”一个橘色头发戴眼镜的男子带着满头大汗,吞吞吐吐的说着。“需要多久?你倒是说啊!!!”盛中天的声音越发大了起来。“老板,不瞒你说,我们这些人已经尽力了,但是最快不能低于5天时间,期限到了如果还没破解出密码,我们会直接退回定金走人的。”一旁的一个寸头的青年也是蹙着眉头,一脸严肃地说着。

“你!你!还有你!”盛中天指着这两个男的还有一名依旧在电脑前模拟系统的日本女子,“我只有三天时间,这意味着你们也只有不到三天的时间,如果不能完成,就不是退定金这么简单了!你们还要付三倍的违约金,这个也在条款之内!哼!”盛中天冷哼了一声,转身依旧满脸严肃的走出实验室,两侧的人都纷纷给他让路,等他走进了电梯,却伸出手腕看了看时间,脑子在迅速盘算着下一步怎么办。

说实话,他很急,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一定不能乱,一旦他乱了,妻子能不能安全回来就更难说了,他的公司也会被竹本青木毫不留情的吞并,竹本青木这个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一旦被他发现,那么根据盛中天的猜测,他一定会拿着U盘去直接找到鸭梨,那么他不仅会毫无获利,还要做偷取技术的替罪羊,一旦说出真相,自己的妻子将会更加危险,到时候…………想着想着,他走出电梯,进了顶楼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靠在座椅上,望着窗外的城市,陷入了沉思……

中天集团总部门口,门卫室。

“给你们老板打电话,就说是他老朋友来看他。”李天赐推了推眼镜,一边淡淡地说着,一边用上眼皮缓慢却又十分有力的盖了一下眼镜,而后又缓慢的睁开。

“那么请问您想要给我们哪位老板打电话呢?”门卫觉得李天赐不是一般人,近乎小心翼翼地问着。

“哪位老板?我们只知道我们要来见中天集团的董事长。”高流光很轻蔑,却又带着几分怒气,还颇有些“疑问”的语气,嘴角上扬,轻飘飘地问道,并故意把中天两个字咬得很重。

门卫再傻也听明白了,急忙到屋子的另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掏出自己的手机,并用自己的私人号码打电话打给了盛中天,并且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老板,外面有两个人好像是您的朋友,说是要来见您……您看?……”说着瞟了一眼两个人的衣着,继续说道:“一个带着眼镜,感觉是个老板,另一个背着一个木制长盒子,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那个戴眼镜的还说要送您一份大礼……好嘞好嘞,我这就亲自带他们过去。”说罢,门卫悄悄脱下制服、摘下帽子,并故意放轻了脚步,走到两人身边,低声说了句跟我走,然后就低着头走向了盛中天的办公室。李天赐见此,嘴角上扬,并向高流光眨了眨眼,递了一个“干得不错”的眼神,而后恢复平淡,不远不近地跟了上去,高流光也直盯着前面的门卫,背起木盒跟了上去,全程都没有四处观望。

二人来之前,早已对中天集团进行了调查,发现盛中天开始发迹,也不过短短四年,尤其是近两年半,他的财富直线上升,在这个财富暴涨的背后,他们发现了一个岛国人的身影,那就是竹本青木,一个响彻岛国的名字。

作为竹本家族的二代之君,他可不是一般人物,年仅十八岁跟随父亲竹本熊田学习打拼,当时竹本家族的企业还没有正式走上正轨,所以竹本青木也算是半个创始人,别看他年纪小,可是出谋划策可不少,曾经一度在家族危难时刻想出办法,或找到资金来解决燃眉之急,或进行深入的市场调研,扩大市场,当竹本家族的企业在岛国已经有模有样的时候,竹本青木二十六岁,决定去扩大全球市场,二十八岁的时候,梅州三分之一的市场都已经被他收入囊中。

当时他是何等意气风发,可是好景不长,作为总经理的他,虽然能力强,可是手中并没有股权,所以并不算董事,他只有谋划和执行权,没有决定权,所以当他父亲身体不好的时候,他虽然接手了股权,可是手下的跟随他父亲打天下的人还有一小部分不服他,在他好不容易整改之后,把权力握到了自己的手里,可是这个时候家族企业在本国的市场突然下降,调查之后发现是因为天夏地区有人采用了一种全新的发展生产理念,运用新技术降低成本提高质量,这个公司的崛起不可避免,思前想后,竹本青木决定与其两败俱伤斗个你死我活不如双赢,等到时机成熟,自己的资源稳定下来,再想办法把这个公司吞并掉。于是开始了扶持与“合作”,而这个公司,就是中天公司,此时盛中天30岁,刚刚结婚生子,孩子刚刚一岁;而竹本青木31岁,两个既有野心又有能力的人遇见了,自然要大展一番拳脚。可是由于两个人的心机城府都特别重,互相表面上一直和和睦睦,但是也是各不放心,一方面共同经营开拓市场,而另一方面想把权力、资源集中在自己手中,毕竟一山容不得二虎,但是现阶段他们两个彼此都不能离开彼此,故而竟越发使得两个人在集团里隐隐的有些不对付,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见门卫的时候会那么说。

再说中天集团,中天集团以滨城为根基,一开始,盛中天觉得连着开了十八家大型运营店有点多,担心自己会在滨城破产。可是事实上他们的市场并没有饱和,反而别的邻近的城市也开始有了反应,这正验证了竹本青木的判断,因为他们的产品对婴儿的伤害低,产品质量好,人们肯定都争相来买他们的产品,结果果不其然。现在他们的企业正在上升期,打算进军科技行业,尽管现在科技行业技术更迭特别快,但是他们现在已经搭上了鸭梨公司,现在在国内只有玉门集团有这个能力在将来的新技术上力压鸭梨公司,所以在鸭梨集团的授意下,他们决定由盛中天打入内部,盛中天不同意,竹本青木就以在岛国“旅行”的盛中天的妻子威胁他,盛中天便硬着头皮说,自己打入玉门集团太难了,即便依靠李天赐,也很容易穿帮,总之,能拿到技术就行,于是乎就有了盛中天找李天赐喝酒怀念往事,结果藏在自己家内的公司U盘被盛中天以不明手段偷走了。

以上为两个人对于调查到的事实结合从盛中天、竹本青木的经历进而推断出的性格继而进行的推断。

盛中天在接到电话的时候愣了一下,李天赐的到来他可以说在意料之中,也可以说在意料之外。两个人在高中的时候是同窗,阔别多年之后,自己和他喝得第一顿酒,就害得他没了工作,他这个时候来找自己,确实挺意外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时候他不来找自己还能去找谁呢?想到这,站在天窗前向下俯视李天赐三人的盛中天长出一口气,还是决定下去接李天赐。

两分钟后,电梯口。

盛中天听见“ding”的一声,微笑着看着从电梯走出来的李天赐,说道:“师弟,时间紧张,师兄只带来了我的助理来接待你,别见怪,今晚师兄再好好的给你接风!”说着两人紧紧地握住了双手,“师兄见外了,你我的交情有什么的,这是我的保镖也兼任我的临时助理,不过呢我来这里是要帮你排忧解难的,接风什么的都在其次。”说着看向一旁的高流光,高流光也是和盛中天握了握手,“盛先生好!”

“嗯,你好。那就先去我的办公室再说吧,来。”说着,盛中天在前面开始带起了路。

“师兄,”两人坐定,像是要谈判的样子,“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一向说活不喜欢拐弯抹角,我的U盘,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师弟,什么U盘啊,师兄怎么不清楚,还有你不是在玉门集团工作嘛,怎么会来到我这里?”盛中天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师兄,我知道你有困难,否则不会让你非要把我也逼到这样一个地步,但是跟岛国人合作,你就不怕被卖了还替别人数钱吗?!”

“师弟,停,不要说了。”盛中天表情越来越沉了,目光也越来越犀利。

“你难道忘了你这些年接受的教育吗?!他给了你多少好处你竟然肯去给他做狗?你知不知道他们用这种手段吞并了多少人的公司?竹…………”

“够了!你李天赐一路顺风,你上完大学还能出国学习,回来父母能够帮你铺好路直接进了全天夏都数一数二的玉门集团,是啊,你的能力多优秀,从刚进入到坐上项目总经理只用了七年!像你这种一帆风顺的人怎么可能体会到我是多么的艰难?!我去给岛国人当狗腿子?你知道我盼着出头盼了多久吗?一开始我创业的时候有多艰难你知道吗?我告诉你,老子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没人能阻挡我,就算是……”盛中天话到嘴边,咽了回去,“你是我的师弟,我确实对不住你,不过这件事之后,我的公司,可以把股份让给你六分之一,就这样。”盛中天站起身来,系上西服的中间的扣子,“咣当”一声,门被关上了。

此时,高流光正在门外,跟着盛中天的助理一起等着,之前他们两个说要单独说几句,屋子是非常隔音的,听不清楚里面说了什么,但是隐约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

盛中天看见高流光背着的盒子,完全不似刚才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里面背着的是什么东西啊,是兵器?”

高流光看着盛中天微笑却有些犀利的目光,也微笑着回应道:“是的,盛先生想看一下吗?” 说着就要取下背上的盒子,而与此同时,李天赐在盛中天助理开门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一会后也急忙微笑着走了出来,正好拍了拍高流光,看向盛中天,说道:“师兄,我刚来的时候你可是说过今晚要给我接风洗尘的,别忘了哦。”

盛中天也微笑着说道:“没问题,但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啊,我的好师弟。”说完,转身,双手插进裤袋里走了,然后走着走着,回了头,跟他的助理Nancy说道:“Nancy,去带李先生走一走,,见识见识我中天集团。”

“李先生,请跟我来……”

此刻,在地下室里,竹本青木正在看着电脑里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走廊跟着盛中天助理Nancy的李天赐和高流光。良久,关上了电脑,等待盛中天的到来。

“duangduangduang”

“请进。”

一脸阴沉的盛中天进来了,冷着脸,坐到了竹本青木的对面。

“他就是李天赐?”

“嗯,他一上来就向我要U盘,放心,我没回应这个,即使被录音也没什么的。”盛中天接着冷着声音说道,“不过今晚我要给他接风洗尘。”

“那就今晚……”竹本青木把晚字拉长,“把他控制住,如果软的不能行,那就来硬的。”他的眼神逐渐染上了杀意。

“随你便,他跟我的关系早就不是兄弟了,不过现在我要求今晚之前见到我的妻子,不要跟我扯别的,我要立刻保证我妻子的安危,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说完,冷漠的又出去了,走在明亮的走廊里,两边的人见到他都跟他点头微笑,说着:“总裁好!”他一一微笑点头回应,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这次李天赐的到来未必不是一个好的机会,他是否能能驱虎吞狼呢?想到这里,给鸭梨公司打了电话…………

地下办公室内,竹本青木敲着桌子,靠在办公椅上,良久,给岛国的总部打了电话,让他们把盛夫人带回来。而后,在脑子里面猜测李天赐是个什么样的人,叫人立刻去调查李天赐,还有他身边的那个保镖。等待资料的时候,也在想盛中天会怎么做,这次他会不会越过自己去找鸭梨公司呢?自己有没有可能被他反叛呢?………………

中天集团休息室,李天赐和高流光坐在座位上,高流光看李天赐眼神凝滞,表情严肃,知道他一定在考虑今晚的事情。良久,李天赐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宴无好宴啊!”说着喝了一口水,接着高流光就摸着剑盒,问道:“你们两个在里面吵架了?”

“是啊,有些时候,单刀直入会让准备了一大堆搪塞的话的人不知道怎么应对,我想诱导他说出U盘的事,结果他没上当,不过我就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上当的。”他一口气喝完杯里的甜柠檬水,深吸一口气,提了提眉毛,两唇紧扣,眨了眨眼继续说道,“今晚会很危险,如果失败了,我会尽力拦住他们,你尽快离开这里…………”高流光低着头,一边听着,一边打开了剑盒,取出了其中的黑锦袋……

一帆风顺一帆天

一日苦耕一日田

宴非好宴是洪门

虎狼莫敌诛心剑

推荐一个可以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返利网站,每天筛选上千款特价商品,可以省不少钱,您可以直接访问:大优惠联盟
知心小說https://www.zx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